[顾南西]的全部小说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作者:顾南西
简介:
     北赢有妖,亦人亦兽,妖颜惑众: “阿娆,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 北赢有妖,嗜睡畏寒: “阿娆,我不怕冷,我可以给你暖被窝。” 北赢有妖,择一人为侣,同生同死: “阿娆,你生我生,你死,我与你同葬。” 北赢有妖,常人无异,天赋异禀者,可挪星辰,可纵时空: “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我便覆了这天下。” 北赢有妖,刀枪毒火不入,不死不灭: “阿娆,乖,吞下去,以后便不会再痛了。” 他亲吻她,将内丹哺给她,自此,钦南王世子楚彧,落了心疾,药石无医,而她,刀枪毒火不入,伤口自愈。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重活一世,为了血债血偿,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不死不伤,擅媚人倾蛊之术,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唯有一点,众所周知——国师大人,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 以下为国师大人的宠猫日常: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你身子真暖,以后,为我暖榻可好?” “这杏花糕甚可口,从今往后,你便唤作杏花。” “杏花,腿张开,让我看看你是公还是母?” “杏花,不疼,那人伤了你,我便杀了他。” 国师大人还对杏花说:“杏花,我若是母猫儿,便嫁于你,为你生一窝猫崽子。” 后来某一天,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正是天下第一美人:钦南王世子楚彧。 “阿娆,你不抱着我睡吗?我身上暖,可以给你暖榻。” “阿娆,入春了,我……我难受。” 呵呵,春天嘛,那是个配种的好时节。 “阿娆,你是不是更喜欢杏花?”楚彧为难,“可是,我幻成杏花的样子,就不便、不便与你欢好。” 楚彧还对国师大人说:“阿娆,你嫁给我好不好?不用生一窝猫崽子,两只便够了,一公一母。” 后来,阿娆怀孕了,猫崽子出生了,一公一母,一只像父亲,一只像母亲,母亲为其取名为梨花和桃花 梨花哥哥是只猫:“我要为母亲暖榻。” 桃花妹妹是个人:“我要称霸猫界!” 最后,杏花爹爹把梨花哥哥送去了北赢,把桃花妹妹养在了身边,理由是:“阿娆只需要一只暖榻的猫儿。” PS:男女主身心干净,甜宠无虐!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猫爷驾到束手就寝》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猫爷驾到束手就寝最新章节,猫爷驾到束手就寝无弹窗,猫爷驾到束手就寝全文阅读.
暗黑系暖婚 暗黑系暖婚
作者:顾南西
简介:
     笙笙,笙笙,笙笙……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啊,被血染得通红通红。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地下车库里。“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他诧异。她解释:“抱歉,我有轻度恋手痞。”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暗黑系暖婚》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暗黑系暖婚最新章节,暗黑系暖婚无弹窗,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暗黑系暖婚》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爷是病娇,得宠着!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简介: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往那一躺,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亲:“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跟猴一样,能一蹿十米高,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PS:互宠甜文,双洁。
爷是病娇得宠着 爷是病娇得宠着
作者:顾南西
简介: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 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 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 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 江织是谁?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往那一躺,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 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 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 江织缠着她亲:“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跟猴一样,能一蹿十米高,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 PS:互宠甜文,双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