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 > 第701章 放长线钓大鱼

第701章 放长线钓大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密支那市南郊。

  一处不起眼的庄园内,满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

  二楼的书房内,一个三十出头年轻人,正皱着眉头聆听着对面人的话。

  “云飞贤侄,令尊马兄如果真的是一天都没有回电话了,那情况就很不乐观了。”

  年轻人眉毛一扬,抬起头道:“敏登叔叔的意思是?家父在远山镇那边会有危险?”

  “可能性很大!”

  敏登微微颔首道,“我知道远山镇是马兄和贤侄你经营多年的地方。对当地情况的了解,肯定要远胜于我。”

  “但是你要想到,两年前,你们同样是将那里经营得铜墙铁壁一般,可最后呢?结果还是非常惨淡……”

  “这说明,华夏特警对远山镇情况的了解,和控场的能力,其实是很强的。只是非到必要时刻,他们一直没有显现出来而已。”

  听着敏登的判断,马云飞就默默点了点头。

  确实,之前自己和父亲失手被擒的那次,华夏方面就是出动了特种部队。

  对这种强大的力量,自己和父亲都没有准确的判断,以为也就是和缅国这边警察的实力差不多。

  结果那一战,自己和父亲全都失手被擒。

  好在华夏那边将自己父子二人交接给了缅国警方,否则的话,怕是眼前这位敏登叔叔出手相救,也是无济于事。

  这一次自己和父亲再次重临远山镇,本就没打算多逗留,只是想汇拢一下己方残存的势力,好做进一步打算。

  可自己因为要和敏登接头,提前回国之后,父亲那边却一天都没联系上了。

  这个情况,让马云飞实在有些担心。

  看着马云飞眉头微蹙的模样,敏登就开声了。

  “云飞贤侄,老实说之前我借道去远山镇那边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那里经历过两年前的那次战役,按说做类似买卖的应该几乎绝迹了才对。”

  “可事实上,我不经意地观察了下,很容易就分辨出了几个。”

  目光灼灼地看向马云飞,敏登就意有所指地开声道:“云飞贤侄一向聪明,这个道理应该是懂的吧?”

  马云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位叔叔的意见。

  确实,远山镇那边既然已经被华夏警方行动过一次,按说应该风平浪静好一阵子才对。

  可这才一年多时间,就有一些小喽啰陆续出现,这实在不合常理。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华夏警方那边,在放长线钓大鱼。

  而自己父子二人,无疑就是最大的那两条鱼。

  见马云飞陷入深思,敏登就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云飞贤侄也不用太过担心了,到底是不是华夏那边又有行动了,现在还难说。”

  “再者说,以马兄丰富的经验,就算不敌,也是大概率能保住性命的。”

  “只要华夏那边将他交接回来,最多我们再忙活一次,将他救出来就是。”

  听着敏登轻描淡写的话,马云飞脸上忧色就收敛了许多。

  此时的他,脑海中想到了这位敏登叔叔手下那群实力剽悍的雇佣兵们。

  虽然其规模,可能只有自家手下的十分之一。

  但从战斗力上来说,那些雇佣兵,可比自己马家的小弟们强多了。

  思忖至此,马云飞就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抬起头,向敏登发问道:“敏登叔叔,你手下的那几位,这次怎么没跟着你回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当然不是!”

  敏登肯定地摇了摇头道,“老猫他们几个,被我派出去执行一个特殊任务了。”

  “刚刚接到了回复,应该最迟今晚就能抵达。”

  “到时候,他们会直接过来接我回缅南的据点,就不用麻烦世侄耗费这么多人手保护我了。”

  马云飞唔了一声,笑了笑道:“敏登叔叔不用客气,我们两家既然达成了全面合作的协议,这些就是我应该做的。”

  敏登也适时地点了点头:“世侄放心,我敏登这个人的行事风格虽然被很多人诟病。但是我的信誉,是从来没人否认的。”

  “既然说了缅北这一带全部归你们马家,那就肯定不会食言。”

  马云飞听了这话,就连连摆手道:“敏登叔叔误会了,我可没有邀功的意思。”

  敏登笑了笑,将眼镜取下来,细心地擦了擦。

  “云飞贤侄,对于咱们缅国警方这次和华夏方面的联合行动,你是怎么看的?”

  听了敏登这个问题,马云飞就傲然一笑。

  “敏登叔叔,我觉得这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这一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缅国警方的一举一动,我们几乎都看在眼里。”

  “在这种情况下,华夏那区区十个人的行动小组,能干些什么?”

  敏登抬头看了马云飞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马云飞闻弦歌而知雅意,顿时一哂:“敏登叔叔是担心华夏这个行动小组,在缅国警方几次三番的失败之后,会充当主力参与到对我们的围攻之中吧?”

  看到敏登点头,马云飞就又开声道:“这一点,我们当然会提防一二。”

  “事实上,我已经让舍妹去打探消息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信息传来。”

  听了他的解释,敏登就露出了一丝疑惑。

  马世昌一共一子一女,长子马云飞比幼女马琪彤要年长了近十岁。

  对这个天真烂漫的家庭成员,无论是马世昌还是马云飞都非常爱护。

  家族事业,他们甚至一点都没让马琪彤沾上。

  在这种情况下,为何马云飞还会派出马琪彤去打探消息呢?

  马云飞也看出了敏登的疑问。

  他淡定地解释道:“敏登叔叔,打探情况这件事情,可不是我要求琪彤去的。”

  “她是得知了父亲在远山镇那边的情况之后,主动请缨的。”

  马云飞这话一说出口,敏登瞬间就明白了他是如何操作的。

  不用说,这位贤侄肯定是用父亲生死未卜的事儿,来影响马琪彤的。

  甚至很有可能,他还在假惺惺地劝慰了一番,让马琪彤主动说出来。

  对这小子的工于心计,敏登也不得不佩服三分。

  二人正聊着的时候,外面就有人喊了一声“大小姐”。

  下一刻,马琪彤风风火火地的走了进来。

  看到敏登也在,马琪彤就微微一怔。

  不过,她也知道上次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的父兄。

  此时当然不好怠慢。

  和敏登问好之后,马琪彤就看向了自己的兄长。

  看着她眼神中的戒备之色,马云飞就轻轻摆了摆手。

  “妹妹,敏登叔叔不是外人。他刚刚正给我出主意,看看怎么才能准确获知父亲消息呢。”

  听了这话,马琪彤脸上紧张的神色总算是松缓了一下。

  她组织了下语言,然后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和那几名华夏游客照面的情况讲述出来。

  “哥,我看你可能搞错了,那几个人真的是游客,不是什么华夏派来抓捕你和父亲的。”

  马云飞眼中精光一闪:“哦,为什么这么说?”

  马琪彤轻蹙峨眉道:“刚刚我邀请他们上船,想载他们渡河。可他们却直接拒绝了邀请,说是不能放下车子。”

  “如果他们真的是对付你和父亲的,又怎么会在乎几辆车子呢?”

  听着妹妹的分析,马云飞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但是表面上却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颂帕和他一直是单线联系,哪怕是马琪彤都不知道他是自己的人。

  马琪彤不确定那几个华夏人的身份,可颂帕却是一清二楚。

  对他提供的情报,马云飞深信不疑。

  不过,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人数和方位,这些就不重要了。

  反正自己这处庄园,距离他们的落脚点还远。

  就算他们渡过河了,想摸到这里,也要耗费好长时间。

  而且,有颂帕一直在身边,自己可以完全掌握他们的行踪。

  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这是个华夏来的行动小组成员,就不足为惧了。

  就在马云飞准备安慰几句妹妹,派人送她回自己的公寓休息时,一直没说话的敏登就慢条斯理地开声了。

  “琪彤侄女,你说你刚刚见到的几个,是华夏的游客?”

  马琪彤微微一怔,旋即点头道:“是的,他们表现得很正常。而且,身边还有个本地导游。”

  敏登唔了一声,从上衣兜里掏出几张照片推到了马琪彤的面前。

  “琪彤侄女,你看看这几张照片里,有没有你刚刚见过的人。”

  照片一共三张,分别是冷锋、邵兵以及苏七月。

  马琪彤的目光从照片上一一划过。

  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她就迟疑了一下。

  “呃,其中一个有点像最后这张照片上的人……但是我不能确定。”

  听了这话,敏登就深深吸了口气。

  他不动声色地将照片收起来,然后对马琪彤做了个手势道:“行,我知道了。谢谢琪彤侄女。”

  马云飞瞥见敏登对自己的眼神示意,顿时明悟过来。

  他伸手拍了拍妹妹的头:“琪彤,辛苦你了。你先回去,我这边待会儿还要送敏登叔叔。”

  马琪彤唔了一声,和敏登打了个招呼,在马云飞两名手下的护送之下出了书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