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发现我的尸体 > 第五十六章 隔壁邻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雨,还没睡吗?”

  二楼,林风晚打开房门,坐在轮椅上问道。

  林雨眠在一楼的沙发上呆呆地坐着,闻言摇了摇头:“你先睡吧二哥,我等林云渐回来。”

  外面的雨没有半点停歇的意思,林雨眠一直看着门口,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见她那副样子,林风晚便不再劝,默默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

  “咔——”

  大门忽然响了。

  林雨眠眼睛一亮,飞快地跑了过去。

  门刚好打开,冰凉的风灌进了屋子里,吹得林雨眠一个哆嗦。

  “咦?还没睡啊?”林云渐揉了揉她的脑袋:“明天不上课啦?”

  林雨眠看着林云渐这湿漉漉的一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能说什么。

  林云渐倒是不介意地咧嘴一笑:“哥办事,你放心,我去洗个热水澡,明天安心上学,你朋友也会在的。”

  话音刚落,林雨眠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让林云渐有些措手不及。

  “谢谢你,哥……”

  她的声音在发颤。

  林云渐本想开个玩笑,他不适应这种气氛,但感受到怀里她的颤抖后,他选择了沉默。

  等她主动不好意思地从怀抱里出来后,林云渐才一摊手:“让你抱我,你看,现在你也得洗个澡了吧。”

  林雨眠噗哧一笑,马尾一甩,小跑上楼:

  “我乐意!”

  林云渐看着她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待她打开门,回头对他招了招手,将卧室门关上后,他脸上的笑容才完全消失。

  总要有人置身黑暗,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什么自己现在才明白?

  和做的事相比,自己是谁有那么重要吗?

  林云渐洒然一笑,吹着口哨去了浴室。

  ————

  雨下了一夜,到了黎明时分终于停了。

  清晨,林云渐推开窗,一股清新的空气像是被水过滤了一般,挟着不知是雨珠,还是雾珠的朦胧,扑到了他的怀中。

  晨风微微吹来,一颗颗晶莹透亮的露珠顺着叶子滑下来,草尖跃动着柔和的晨光,就连绯红的天空似乎也更亮了几分。

  “啊~”

  林云渐伸了个懒腰,朝隔壁看去。

  隔壁是一对喜欢艺术的老夫妻,这种下过雨的清晨,两人应该会出来画画之类的吧?

  这样想着,林云渐端起水杯,慢条斯理地往嘴里送去。

  果然,有人出来了。

  今天是拉小提琴还是画画呢?

  他饶有兴致地猜测。

  然而,当那个人影越来越完整,越来越清晰后,林云渐的眼睛也越睁越大。

  “噗——”

  他把喝进去的水全都吐了出来。

  “聂全真?!”

  下意识地喊出了她的名字,那个女人回过头,一脸严肃地对他点了点头:

  “早上好,医生。”

  林云渐一个侧身,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擦了擦嘴。

  什么情况?

  隔壁的老年夫妻怎么不见了?什么时候那房子变成了这女人的?

  她想做什么?

  对我图谋不轨?

  “医生!”

  聂全真开始大声叫了。

  “医生!”

  见林云渐不回答,她叫得越发起劲。

  为了防止妹妹和弟弟被她吵醒,林云渐赶紧回到窗口,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左右看了一眼,像做贼一样直接从窗口跳了过去,跳到了她家的草坪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云渐压低了嗓子问道。

  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说:“我是特别执行官,这里的所有房间我都可以挑选,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林云渐狠狠地搓了一把脸:“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刚好在我家隔壁?”

  聂全真恍然大悟,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当然是为了治疗,我算过,你从这里出发到青空医院,来回需要一个多小时,我搬来这里,这一个多小时就可以用在治疗上,很划算。”

  林云渐一愣,张着嘴仔细想想后,回道:

  “确实。”

  “那我们开始吧。”

  她说着,下意识地就要把衣服撩上去。

  “等等!”

  林云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做贼心虚地往隔壁看了一眼:“进屋再说,安静的地方治疗效果更好。”

  聂全真疑惑地看了周围一眼:“这里很安静。”

  “有声音,你听错了,听医生的话。”林云渐敷衍道。

  “哦。”

  她一点头,带着林云渐就进了屋子里。

  两栋别墅的户型基本完全一样,但进了门来到客厅后,林云渐傻眼了。

  “请……”

  聂全真看了周围一眼,把请字后面的“坐”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请站。”

  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

  林云渐一脸茫然地站在空空荡荡的客厅里,不用说,聂全真选择了防卫部的第二套服务,免费更换一次家具。

  所以目前她的家里空空荡荡,只有地砖和一个桌子。

  于是两人就这么在光秃秃的客厅里站着。

  主人和客人在家里像路灯一样杵着算怎么回事?

  气氛变得有些僵硬,脑子有些问题的聂全真也意识到了这似乎不是待客之道。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她诚恳地对林云渐问道:

  “要不,去我床上?”

  “不用!”林云渐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他的脑瓜子开始嗡嗡地疼,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遇到她,比和腐化者打一架还要难受。

  最终的医疗地点,仍然选在了客厅。

  聂全真将客厅里除了地砖之外的唯一存在的东西,那张桌子的桌面给掰了下来,放在了地上。

  “请坐。”

  林云渐一脸无语地看着这张可怜的桌子半天。

  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辜负她的好意,不然不知道她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可当两个人都盘腿坐在桌面上后,画面更奇怪了。

  “我们是不是很像两盘菜?”

  当他把这个疑惑说出来时,立刻迎来了聂全真疑惑的目光。

  算了,不说了。

  “没事,开始治疗吧。”林云渐深吸了一口气,拿了人家的钱就得办事,这是契约精神。

  “哦。”

  她一口答应下来,又将衣服开始往上掀。

  血液一股股地往林云渐脑袋上冲:“都说了不用脱衣服!手伸过来啊,手!”

  这时,只听“吱呀——”一声,聂全真家的大门开了。

  一颗略带疑惑的脑袋伸了进来,在看到林云渐时,眼睛一亮:

  “哥,吃早饭了。”

  她话音刚落,目光就落到了正把衣服掀起来一半的聂全真身上。

  林雨眠的脸唰一下变得通红。

  “林云渐!”

  “你个流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