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一念时光 > 第286章:她和我告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86章:她和我告白了

    “……”

    “专会倒打一耙。”这个想男人的话是谁挑起的啊,这么不信任她。

    话落,她的脸就被宫欧捏住,宫欧瞪着她,“时小念,你敢骂我是猪?几天不在你身边24小时盯阒,你这皮就痒了是不是?”

    时小念连连摇头,脸被他捏得是真心的疼。

    她摸上自己的脸,忽然肚子里发出一个不太好听的声音,宫欧拧眉瞪向她的肚子,“饿了?”

    “好像是。”

    她一直在想心思,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是不是饿了。

    “好像?时小念,你这是怎么了,大晚上魂不守舍地在想什么呢你?”宫欧不悦地看着她,然后一把将她抱起,横抱在怀,往医院的方向走去。

    “在胡思乱想。”

    “有病!”

    宫欧瞪了她一眼,转头冲封德吼道,“夜宵带了么?补汤炖了么?”

    “在热着,随时可以盛起来喝。”封德还站在亭子里扬声喊道。

    时小念躺在宫欧的怀里,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一双黑白分明的眼凝视着宫欧的脸庞,想了几秒,她说道,“宫欧,我想吃饺子。”

    宫欧又要吼,“封德……”

    “我想自己做,宫欧,你陪我做一顿饺子吧?”

    “你做?”

    宫欧狐疑地看向她,她现在不是闻不得油烟味么。

    “对呀,让封管家帮忙煮,我们自己做。”时小念边说边观察着宫欧。

    “……”宫欧的黑眸中掠过一抹幽光。

    “做一顿白菜猪肉馅的饺子,皮薄肉多汁厚的那种。”

    “……”

    宫欧的喉咙紧了紧,喉结微微滚动了下。

    时小念看着他,“宫欧,你刚刚是咽口水了吗?”

    “你看错了!”

    “可我明明看到你喉结动了。”时小念被他抱着,脑袋靠在他的肩上。

    “喉结不受我控制!”

    宫欧说得理直气壮。

    “……”

    脾气不受控制,这喉结也不受控制了。

    时小念忍俊不禁,双眸凝视着他,他还是想吃她做得菜的,他喜欢的还是她。

    她已经一无所有,只剩下肚子里的宝宝和宫欧,她赌不起。

    不要赌了。

    时小念告诉自己,抓住眼前能拥有的才应该。

    她抬起一只手摸上他的喉咙,手指轻轻地刮着他突出的喉咙,她手指一碰上去,明显感觉到宫欧的身体又紧绷起来。

    “干什么?”宫欧没好气地瞪向她,“时小念我警告你,你不能让我碰就少勾起我的!”

    “……”

    这也算引?

    好吧。

    时小念讪讪地收回手,然后靠在他的肩上,一张白皙清丽的脸上有着些许的复杂。

    因为时小念的临时起意,封德将大阵仗搬进病房里,一张干净的桌上摆着肉、白菜、饼子皮以及一切配料佐料。

    宫欧坐在一旁,姿态慵懒随意,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看着时小念,跟在欣赏一副画似的。

    时小念一个人站在长桌前忙碌着,白菜和猪肉都是剁得细碎给她送过来的。

    因此,时小念要做的就只是配好馅料再包一下就好。

    她将头发盘成丸子头,病号服外套着一件围裙,将白菜切碎放进盆中和肉混在一起,然后打上鸡蛋,加入各种调料,用长筷子使劲地搅拌。

    过程中,宫欧就这么一直深深地望着她,修长的十指交叉抵在下巴上,薄唇抿出一抹弧度。

    他都多久没做到她做的食物了。

    想想都饿。

    “你做快点!”宫欧不耐烦地催促,“不然我帮你一起做!”

    “不用!真不用,谢了!”

    时小念连忙阻止他那“友善”的想法,他来帮忙做食物,这个病房还能不能呆了。

    “你嫌弃我?”

    宫欧从她急迫的语气里听出嫌弃的意思,一双眼眯起,浮动出不悦的光。

    “哪有。”时小念忙堆起一脸真诚的笑容安抚他,“不如我们来聊天吧?”

    “聊什么?”

    “你知道莫娜喜欢你么?”时小念很直接,低着头继续搅拌着盆中的饺子馅料。

    话落,宫欧的黑眸一滞,深深地看向她,一张脸上没了表情。

    整个病房都安静极了,没有一点声音。

    就好像没人在一样。

    一秒。

    两秒。

    三秒。

    时小念终于停下搅拌动作,抬眸看向宫欧,只见他的脸庞一片冷漠,她有些牵强地露出一丝笑容,“怎么了?”

    宫欧从椅子上站起来,朝她走去,隔着桌子注视着她,嗓音一下子低沉下来,“你今天就为这个事在胡思乱想?”

    “这么说,你是知道的?”时小念问道。

    怪不得宫欧这些天都不再防莫娜是不是了。

    原来他已经察觉出来。

    灯光下,宫欧的脸让她琢磨不出什么,她只能继续直接地问道,她不喜欢感情上的事拖泥带水、拐弯抹角。

    “她和我告白了。”宫欧低沉地道,“说什么5年前在报纸上见过我就爱上我了。”

    “然后呢?”

    时小念问。

    “有什么然后?”宫欧反问,“她爱我关我什么事!”

    “……”

    “全世界看上我的女人那么多,我每一个都要操心不成?”宫欧理所当然地道,完全不觉得这是个大事。

    看上他无所谓,只要不是看上时小念就行。

    “……”

    看着他这样的反应,时小念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他似乎一点都不以为意。

    “不过,你居然为这个事一晚上都在胡思乱想!这个女人真是个碎嘴,居然跑你面前来说这些,我明天见到她,让她把嘴给我闭上!”宫欧站在那里说道。

    明天见到?

    还要有明天么。

    时小念沉默地站在桌上,低下眸,开始拿饺子皮包饺子,包了几个,时小念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宫欧,面对一个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的女人不是应该保持一点距离吗?”

    宫欧正看着那几个她捏的饺子不顺眼,闻言,他抬眸看向她,面色微冷,一字一字从薄唇间问道,“你是要我把她弄走?”

    “嗯。”

    时小念点头。

    “等我的偏执型人格障碍治愈,我第一件事就开了她!不管怎么说,那女人还算有点本事。”宫欧说道,修长的手指在饺子上捏来捏去,捏到自己满意的造型。

    “可我觉得你现在已经够好了,我说过,只要你能控制好情绪就好。”

    时小念认真地说道。

    闻言,宫欧的目光一黯。

    控制好情绪。

    他在她面前所谓的控制完全是拼了命地压抑,远没有到控制自如的时候。

    “还不够!”宫欧没说自己是在拼命压抑,低沉地道,“既然治了,就治个彻底。”

    治个彻底。

    也就是说,他还要用莫娜。

    看着和几个饺子较劲的宫欧,时小念的眼底浮出一抹悲哀,真如莫娜所说,宫欧是个骄傲的男人,他不在乎别人是不是爱他,是不是该保持距离,只要对他有用就行了。

    莫娜现在已经让宫欧看到她的本事,才敢把话和她说开。

    时小念,你太笨了,从一开始就不该让莫娜去到宫欧的身边。

    什么叫引火上身,这回她终于明白了。

    “……”

    时小念沉默地包着饺子,一言不发。

    “怎么,吃醋了?”宫欧摆弄着几个饺子,忽地抬眸看向她有些苍白的脸,黑眸深邃,嗓音低沉磁性。

    “嗯。”时小念点头,然后期望地看向宫欧,“宫欧,如果我说你和莫娜在一起让我不舒服,你能不再聘用她了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心中有些忐忑。

    听着她的声音,宫欧站直身体,一双黑眸深深地看向她,目光越发得深,像能勾魂摄魄似的。

    时小念和他对视着,手上还拿着一个饺子皮。

    “时小念,莫娜那个女人我看不上!”宫欧低沉地说出口,“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对你怎么样你应该清楚。”

    “……”

    “等莫娜把我的病治好了,我就会赶她走,这个你不用放在心上。”宫欧盯着她说道,半晌,他又说道,“时小念,有件事你必须要知道。”

    “什么?”

    时小念站在那里问道,拿起筷子夹起一筷馅料。

    “我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很多,暗恋明恋的肯定也有,但我绝不会去碰她们一根手指头,因为我宫欧要的只有你时小念一个人!”

    “……”

    “你记住,我只要你一个人!记住这一点就够了!其它的你都不必理会!否则你胡思乱想都会累死。”宫欧道,一双黑眸直直地盯着她,目光深邃。

    他的语气很凝重,就像在发一个誓言一样。

    很动人的誓言。

    时小念深深地看着他,他这么说,她知道自己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他决定的事是绝不会轻易改变。

    半晌,时小念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聪明的女孩。”

    宫欧赞美她。

    “……”时小念低头包着饺子,将一个一个饺子包好。

    宫欧睨她一眼,黑眸很深,唇角忽然勾起一抹邪气得意的弧度,“是不是现在觉得还是24小时和我呆在一起好了?”

    这算个进步。

    她对他越来越紧张了,哪像以前,恨不得每天都离他八百米远。

    闻言,时小念有些牵强地露出一抹笑容,“或许吧。”

    她要怎么告诉宫欧,她有一种可怕的直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