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三国有君子 > 第一千章 愤怒的情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姓夷王朴胡此刻喝的有些微醺,他见陶商一直也不太搭理自己,反而是跟自己麾下的那个王平聊的挺投机的,随有些不太高兴。

    他端着酒盏,打着酒嗝,摇摇晃晃的来到陶商面前,道:“丞相怎地忒的不给我面子?这么半天也不和我喝上一盏,莫非是觉得我酒量不够好,陪不了丞相?”

    陶商微微一笑,道:“朴大王误会了,实在是陶某酒量不济,陪不了大王,我不善饮酒的。”

    朴胡使劲的摇着头,道:“谁说的?丞相平定四海,乃真豪杰也,如此雄飞的人物,如何能不会喝酒?我确不信,当真不信!”

    陶商轻轻的摆着手,道:“夷王喝多了,陶某并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也不是什么雄飞人物,这些年之所以屡战屡胜,凭的全都是手下的一众弟兄。”

    朴胡醉眼蒙眬的四下看着,道:“哦?是那几位弟兄,给否给我介绍介绍?”

    陶商拍了拍手,便见许褚,徐晃,高览,纪灵,麴义……这些五大三粗的壮汉纷纷站了起来。

    “陪夷王喝好。”陶商吩咐道。

    “诺!”几名大汉回答的很是干脆利落。

    七姓夷王朴胡醉了,他醉倒在了巴地这片沃土上,他是被金陵军的将领们的豪迈给灌醉的。

    这一场酒可谓是喝的昏天黑地,除死方休。

    不多时,却见醉倒不省人事的朴胡被带下去了,而陶商他们则是回到了自己的行营。

    进了营寨之后,郭嘉则是派人送来了一封密报。

    陶商拆开来看之后,顿时楞住了。

    众人见了陶商表情,心下都是有些好奇,随即问道:“丞相如何是这幅表情?”

    陶商淡淡一笑,道:“是曹丕派人送来的信笺,他果然是还活着。”

    张辽在一旁诧异道:“果然如同丞相所料,曹操还真是没有杀这个儿子,如此甚好,这样一来,丞相的计谋就可以得以施展了。”

    陶商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曹丕在信上也是这么说的……而且他还说,他此番和曹昂来此,同样也是想拉拢汉中的夷民,看来,我们刚刚见完的那位七姓夷王,很快就会见到川蜀中人了。”

    一听陶商这么分析,众将都有些急了。

    麴义道:“丞相,我们这次来,所带兵马不多,仓促间只怕吃不下朴胡的那些夷兵,依照丞相之见,此人可是会被曹昂等人招揽过去?”

    陶商的表情变得很认真,和平时玩笑时的神情不一样。

    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会,随即道:“我觉得很不好说,具体还要看西蜀那边给朴胡开出什么条件了,这个人没有什么义理和公义之心,若是对方的条件高过我们,他很有可能带领巴民倒向西川。”

    许褚听了,打着酒嗝道:“既然如此,那就乘这事还没有落定之前,先斩了那个朴胡,他今夜喝醉了,咱们此番兵马就算是不多,但乘夜偷袭朴胡的营地,取下他的首级还是十拿九稳之事,丞相您看如何?”

    陶商摇了摇头:“不好,杀朴胡虽然容易,但若是这样一来,就容易违背了我们当初来此的初衷,区区巴地之众,若是要剿杀,大军直接掩杀过来便是,何必还需如此周折,而且一旦这样做了,就是等于彻底失去了收服巴地夷民之心的机会,此事万万不可。”

    众人恍然的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丞相,那现在怎么办?”

    陶商轻轻的晃了晃手中的信笺,道:“这不是有曹丕么?我倒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愿意听我的话,若是他这次做得好,我倒是真有可能日后会好好厚待于他……毕竟这孩子也不容易。活的太憋屈。”

    ……

    而与此同时,已经与曹昂一同抵达了巴地附近的曹丕,正在自己的帐篷里,呆呆的望着火盆。

    曹昂,包括吴兰,雷铜等人都已经睡了,唯独曹丕睡不着。

    他只是静静的盯着那个火盆,脸上露出呆滞的神色,也不知道他正在想些什么事情。

    过了一会,突然见曹丕将手中拨弄火盆的棍子,用力的扔进了火盆中,力道之大,竟然是将火盆给打翻了。

    曹丕猛然站起身,咬牙切齿的低声道:“陶商……曹孟德……你们把我当什么了?一个个的都把我当人了吗?我做错了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的都要这样对待我?”

    曹丕越嘀咕越气,一张脸几乎都要变成了猪肝色。

    少时,方见他的情绪慢慢的平稳了下来,然后他重重的一拍手,道:“你们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什么父亲不父亲,宗族不宗族的,你们两个拿我当棋子,我让你们两个都不好过!”

    想到这的时候,曹丕不由发出了有些变态的笑声,仿佛自恋,亦是仿佛在发泄。

    但他怕曹昂听到,因而还不敢笑的太大声,时间一长,却是把自己给笑呛着了。

    ……

    几日后,曹昂抵达了巴地,他不敢和陶商直接硬碰硬,只是暗中派人联系那个七姓夷王朴胡,并带上了自己的祝福和诚意。

    果然不出陶商所料,那个朴胡确实是个见风使舵之人,他先是拿了陶商的好处之后,如今又见到了曹操的好处,立刻心生贪念,吃了一家的还想吃下一家,于是也是照本全收,将曹昂的好处又尽皆手下,并许诺支持,可谓是两不得罪。

    但这种态度,着实是让曹昂很头疼,若是在别的情况下,他很有可能就发飙了,但在这样的情形下,曹昂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这个时候,曹丕给曹昂出了一个主意。

    “大哥,实不相瞒,其实在从剑阁出发之前,父亲就已经授命于小弟,让小弟充当内应,引诱陶商中计。”

    曹昂一听大吃一惊,道:“还有这种事情。”

    曹丕点头道:“这是父亲给我的一个机会,我自然应该抓住,兄长回头可派人前往剑阁,向父亲求证。”

    曹昂很是爽朗的一笑,道:“那倒是大可不必,你我乃是兄弟,何必如此?不过二弟可是已经向陶商使用了计策?”

    曹丕点头道:“按照父亲的吩咐,此事已经准备就绪。”

    曹昂问道:“那接下来,二弟打算如何?”

    曹丕道:“这个朴胡左右卖好,哪一方也不得罪,但偏偏谁家的好处却也都拿,说白了,他自己也不可能心中不明白此举甚不稳妥,因为这两方势力,哪一方也不是他区区一个夷王能够得罪的起的,”

    曹昂点了点头,道:“此言有理,那依照二弟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利用一下这个朴胡,或许可以除掉陶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