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探险手记 > 第620章 解决问题的方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在我们感叹的时候,三叔那里却喊起了我们。

    “三叔!”

    我这才回身,很自然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可是赵露露这里,却好像有些紧张似的:“三叔好!”

    这姑娘,对我的家人,一直都太客气了些。

    而三叔那里,端起水杯喝过一口以后才笑了笑说:“别这么客气,早晚是一家人!”

    一家人?我一时间还没听明白咋回事,可是赵露露那里却红起了脸。

    不过我没心思多想,让赵露露坐在我三叔对面,我坐在一旁就催了:“三叔,你快帮忙看看,露露怎么样了?”

    三叔默默点头,放下水杯,盯着赵露露看了很久,然后微微皱起眉头:“你们惹上的祸,可不小啊!”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就有些着急了:“怎么个不小法儿?”

    三叔正色说:“露露的气色,原本挺不错的,但是现在眉心处却隐约凝聚着一些黑气,正逐渐改变着她气色和运数。”

    “黑气?”

    我吓了一跳,赶紧凑近了赵露露的跟前,盯着她的眉心处看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时根本就没注意的缘故,我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来,只觉得这姑娘的脸好像有些发红。

    我赶紧退回原位,皱着眉头说:“我怎么没看到?”

    三叔摇头:“你要也能看到还要我干什么?”

    “那她会怎么样?”

    “这些黑气,隐而不现,白天里并不会怎么样,但是一到晚上,睡着以后就会作乱。”三叔回答说:“现在的情况,还不是太严重,但它会一直改变露露的气色和运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气色会越来越差,抵抗力也会越来越弱,到最后会怎么样,这应该不用我细说了吧?”

    “这么严重吗?”三叔那里说得太可怕,赵露露这个无神论者都知道怕了。

    我也着急啊,赶紧催着问:“这些黑气就是诅咒吗?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把这些诅咒消除了?”

    三叔随手抓起了一把铜钱,一边在手里摇晃,一边说:“别着急,我算一下。”

    说着说着,他摇晃了一阵就随手把铜钱撒在了算命桌上,然后根据某种我也不知道的排布方式,简单移动了一下。

    算命这一说,实在太玄奥,这方面我可是个完完全全的门外汉,根本就看不懂,只能等待着三叔的解说。

    而三叔对这个卦象,似乎也有些不解,竟然当着我们的面,从行囊里掏出了一本书,翻看了起来。

    看着他这个架势,我都有些心虚了,这是现学现卖还是怎么回事?靠谱吗?

    有这个焦虑的,可不光是我,赵露露都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问我三叔行不行。可我也只能苦笑着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

    三叔翻看了有几分钟的时间,突然皱起了眉头,我心里有些没底,打断他询问:“三叔,怎么样,能算到吗?”

    可三叔却冲我挥了下手,示意我安静,我也只能闭上嘴,焦躁的等待了起来。

    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三叔那里才“啧啧”了两下,自顾自地说:“怪了,怪了!”

    “怎么了三叔?”我赶紧问。

    三叔回答:“卦象里面,并没有看到破解的方法!”

    “啊?不是吧三叔,你也算不出来?”我急得直接蹦了起来。

    可三叔却瞪了我一眼:“别这么着急,我还没说完!方法是没算到,不过却算出了方向。卦象显示,你们以往接触到过的一个人,那里可以打听到具体的破解方法,不过我查了很久,却始终查不出来这个人是谁!”

    “我们以往接触过?”我苦着脸回答:“我们接触过的人多了,我哪知道是谁啊......”

    三叔摊了摊手:“这我就帮不上忙了,回头你仔细想想你接触过的那些人,谁比较特殊吧。”

    “好吧,不过露露这里,能坚持到那个时候吗?”

    “放心,你们身上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多少压制了一些黑气的蔓延,半个月内她是不会出什么大事的,只要注意晚上的状况就好了。”三叔信誓旦旦的回答。

    可我却有些迷糊了,有东西能压制那些黑气?什么东西?想着想着,我突然想到了那串手链。按照三火老道的说法,这串手链是真正经过大师开光的,多少能压制一些诅咒。

    有这东西镇压,我倒也能缓了口气,半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我们找人和解决这个问题了。

    既然已经问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我就不想在老家多待了,急着回去仔细想想这个特殊的人到底是谁。

    可是,我三叔却喝了口茶水,没等我告辞,就直接说了:“诅咒的事情,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林焱,别急着走,还有些其他事,我有必要跟你说说。”

    “什么事?”我一听他这口吻,心里竟然有些担忧似的,这多半没好事啊!

    果然,三叔这里也不拐弯,上来就问了:“探险队的工作,你还打算干到什么时候?”

    我黑着脸,强忍着心里的不满,反问:“三叔,你也是在劝我转行?我探险队的工作干得好好的,干嘛要转行啊?”

    说实话,对这种话题,我十分抵触。探险队是我的选择,但是我的家人却总想着让我换个职业,经常是以“铁饭碗”来诱惑我,甚至还有过几次想要强迫我转行。

    “铁饭碗”是稳定,但前途上一眼就能看到头,我实在干不下去。就算换成个其他的高薪职业,那也是给别人打工,以我性子,实在看不惯“上司”和“领导”这种词眼,怕是得三天两头跟上头闹矛盾。

    至于三叔那里,似乎一点都不奇怪我有这么一问,不过他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感慨着说:“大哥昨天晚上喝多了。”

    “我爸他怎么又喝多了?”我听了以后,当即就抱怨了起来:“总是喝这么多酒干什么,怪伤身体的!”

    可三叔却摇了摇头,回答说:“伤身不伤身,这不是我要跟你说的。昨晚喝酒的时候也有我一个,大哥这人平时都很沉默,但是昨晚喝多了以后,却找我倾诉了起来,而话题,基本都是围绕你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