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无限剑神系统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岁月之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金色的圆球炸开,苏墨顿时眼冒金光,被炸得七荤八素。

    并不是圆球爆炸的威力真的有多大,而是这圆球爆炸后,炸出了一股玄之又玄,让苏墨觉得莫名奇妙的法则,笼罩在他的周围,让他就像是喝了酒一般,迷迷糊糊的但又搞不清楚具体的状况。

    就在这时,剩下的几个上古巨人也都发了狠,全部围拢到了苏墨的身前,发动了他们身为泰坦神族的大神通,变成了金色的圆球。

    一个个金色的圆球朝苏墨冲来,上边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的气息。

    换句话说,在变成金色圆球的同时,即使苏墨不用剑来砍破这些圆球,这些泰坦神族也已经死了。

    圆球不过是按照他们生前的设定,朝着苏墨孜孜不倦的冲杀过去而已。

    这些上古巨人拼起命来,真是狠到没朋友。

    看到这些圆球冲来,本来就已经有些像喝醉,迷迷糊糊一脸懵逼的苏墨,一时思维竟然有些阻滞。

    他下意识的就提起手中的青灵剑,又一剑一个,干净利落的将几个金色圆球像砍瓜切菜一般,全都给砍爆了!

    这一番骚操作下来,后果可不得了。

    一个金色圆球爆炸后就让苏墨产生了醉酒的感觉,现在几个金色圆球同时炸开,一股强大至极的玄妙规则将苏墨彻底笼罩了起来,几乎化成了实质,将苏墨彻底包围,让他无论怎么也无法从这片规则的笼罩中出去。

    苏墨一时不再像是喝醉,已经像是掉进了陈年的酒缸里,整个人从皮肤毛孔到身体内脏都被酒泡了几十年,都快要醉死在酒缸中了。

    他想要用仙力刺激自己,让自己清醒过来,可是在被金色圆球爆炸后的玄妙规则笼罩下,他根本就无能为力,无法真的醒过来。

    苏墨沉浸在了久违的醉生梦死之中,就像是一个喝了三斤牛栏山的凡人。

    这种状态下的他当然无法再维持身周的剑海,剑海没有了苏墨后续仙力的加持,渐渐的散去。

    不一会,整个场间就只剩下了苏墨一人。

    那些上古巨人施展泰坦神族的秘法,身体化成了金色的圆球,然后被苏墨给砍爆了,现在连肉身都没有留下来。

    整个泰坦神殿是如此的空旷,可是目之所及之处,就只有苏墨一个孤零零的身影。

    苏墨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牵引着,缓缓移动脚步,向泰坦神殿的深处走去。

    他一步三晃,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一下低一下高,摇摇晃晃但就是不肯倒,像一个十足的醉汉。

    那些笼罩他身周的玄妙规则,逐渐变得清晰,变成了一道道青色的光晕,就像是一片水幕一般。

    那层水幕越来越厚,到最后真的就变成了一个睡眠形状的东西,在苏墨的身周若隐若现,上下沉浮。

    苏墨一步一步的走向泰坦神殿的深处,那层水幕也就始终笼罩在他的周围。

    突然,就像是水幕中被人丢进了一个小石子,那层水幕开始荡漾起来。

    一圈圈的波纹,以苏墨为中心,向四周不停的蔓延。

    而身处这片波纹中心的苏墨,身影开始变得越来越淡,到最后甚至变得只剩下一道影子,几乎都已经看不见。

    ……

    苏墨的意识昏昏沉沉,不知天地为何物,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他只觉得自己在不停的游荡,不过这种游荡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玄妙,如此的让人着迷,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就好像,他不是在天地之间,在这片空间中游荡,而是游走在“时间”中。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他的身体似乎并未发生什么距离变化,但是他身处的时间却在不停的变幻,不停的向前推移。

    由“现在”,慢慢的走向“过去”。

    而且是非常遥远的过去。

    “醒来!”

    苏墨仅存的一点意识,不停的刺激自己灵台的清明,尝试让自己醒来。

    不过这很困难,那么多的泰坦神族动用他们的禁忌秘术,以身死的代价才让苏墨陷入现在的状态之中,怎么可能让他轻易的就能醒过来?

    苏墨依然在半醉半梦之间,身影已经淡到几乎不可视,介乎真实和虚幻之间,仿佛他的真身真的在穿越时间,由现在穿越到过去。

    “醒来!”

    苏墨的一点意识动用了佛门的至强神通狮子吼,妄图用这门佛门神通,来惊醒苏墨。

    但是依然于事无补。

    在这种情况之下,苏墨最后残存的那点意识变成了本能,做出了最有可能破解眼下局面的举动。

    “噗!”

    苏墨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

    那是他的心头血,蕴含了他浓郁的生命精气,但现在却被他给吐了出来,就好像是不要钱的白开水一般。

    吐了一口心头血之后,苏墨只觉得一股钻心的刺痛由身体涌入灵魂身处,让他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哭诉一个字——“痛!”

    因为痛,所以苏墨醒了过来。

    彻底醒了过来,再不受那些玄妙规则的影响,不再是醉生梦死的状态,这一口心头血吐的倒也算是值了。

    “我这是在哪里?”

    苏墨醒来后,顿时一脸懵逼。

    他发现他现在的状态很怪,此时的他似乎是介于肉身和灵体之间的状态,介于虚实之间,他能够感应到自己的肉身,但是现在却并非肉身的状态。

    “我的肉身呢?”

    苏墨回头望去。

    这一望,不得了!

    一眼万年!

    苏墨似乎一眼忘穿了漫长的岁月长河,看到了无尽岁月后的他,准确来说是看到了无尽岁月后的他的肉身。

    他的肉身就好好的待在泰坦神族的神殿中,颠颠倒倒上下沉浮,但至少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危险。

    “我的身体所处的应该是真实的时空,那我的意识呢?我的意识被拉扯到了过去,拉扯到了不知道多久的岁月之前。”

    苏墨思考片刻,得出了这个结论。

    这是最可能的结论,所以自然也是最贴近事实的推测。

    方才吐出一口心头血,苏墨的意识算是清醒了,但是那些泰坦神族临死前加持在苏墨身上的规则之力还在起着作用,苏墨依然被拉扯着,走向无尽岁月前的“过去”。

    终于,随着“嗡”的一声,就像是一口钟落在地上,苏墨的意识也有了一种“落地”的感觉,不再向前走。

    他不知道他来到了多久之前,但想必定然是无尽的岁月,因为他极目望去,四周的天空、大地都一片苍茫,有些地方甚至还是一片混沌,隐约可见天地初开的景象。

    一个恍若小行星大小的金色神殿,出现在了苏墨的眼前。

    “还是这座神殿,泰坦神族果然不简单,竟然这么早就开辟了自己的神殿出来。”

    神殿的大门骤然打开,苏墨只来得及赞叹一声,就被吸入了神殿之中。

    这是无尽岁月之前的泰坦神殿,和苏墨之前与泰坦神族大战的神殿虽然是同一座,但景象却大有不同。

    至少,此时的神殿之中,有着许许多多的泰坦神族,数量足可以千、以万来计数,远非后世那人丁凋零的可怜模样。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客人,请随我去面见神主。”

    一个身高在三百米左右的泰坦神族发现了苏墨,走到了苏墨的身前,很有礼貌的指引苏墨。

    如果能够拒绝,苏墨保证会在第一时间拒绝,他现在根本就搞不清楚状态,自己的意识为什么会被牵引到无尽岁月之前?

    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又算什么?

    要是意识死在这里,那在真实时空的他的肉身会发生什么变化?

    会死吗?还是说会变成植物人?

    苏墨什么也不确定,只觉得如果自己不能小心谨慎的应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话,他就要送给自己一首凉凉。

    更糟糕的是,他现在似乎并不受自己控制。

    他的眼睛能看,但是很多时候,都仿佛有一股奇妙的力,在控制着他眼珠子的转动。那股力量让他看哪他就得看哪,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他的嘴巴似乎也能说话,但却依然也是不受自己控制,不是自己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的,所以他才无法拒绝,只能任由那三百米高的泰坦神族指引着他,走向神殿的最深处。

    泰坦神族的神殿很大,非常大,大到可以容纳一个国家的庞大人口,泰坦神族虽然能够数以千计、数以万计,但分布到泰坦神殿中后,依然显得有些地广人稀。

    苏墨随着三百米高的泰坦巨人,一路上很少碰到其他人,沿着一条青色砖石铺就的小路,片刻不停的走向神殿的至深处。

    “上神,我们这是要去见何人?”

    苏墨开口问道。

    问完这句话后,苏墨的心里就像是有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因为他根本就不想问这个,这句话却从他的嘴里蹦了出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嘴巴已经不是自己的,被别人给侵占了一般。

    “客人,既然远道而来,那就断然没有不见神主的道理。我现在要带客人去见的,就是我们泰坦神族至高无上的神主——夫子大人。”

    三百米高的巨人彬彬有礼的回答道。

    夫子?

    苏墨一头雾水。

    以他现世的经验的来看,夫子是对有德之人的尊称,但古往今来最出名的那一位夫子,没有任何异议,肯定是非孔子莫属。

    难道这泰坦神族的神主,竟然是儒家的圣人孔子不成?

    那这变成什么画风了?

    苏墨只觉得若真是如此的话,他定然会在风中凌乱。

    再说孔子也并非诞生在开天辟地之初,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泰坦神族则定然是在开天辟地之初就诞生了的,他们的神主可能就是天地初开时诞生的先天大神,应该不会是孔子才对。

    苏墨心中猜测着,脚下不由自己控制的跟着那三百米高的泰坦神族,沿着青石小路不停的往前走。

    这一走,走的时间出奇的漫长,竟然走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苏墨都快走哭了。

    为什么不能用飞的?

    别告诉我泰坦神族不会飞!

    那后世的泰坦神族,飞起来都十分的溜,身为天地初开时的泰坦神族祖宗,断然没有不会飞的道理。

    不管怎么说,苏墨就在这无聊的赶路中,足足走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走到了目的地。

    在青石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方巨大的金色王座!

    这一方金色王座足有五百米高,长宽也都至少有三百米,当真是巨大无比。

    不过身为一个现世的穿越者,苏墨在看到这一把金色王座,第一眼不是赞叹它的恢宏壮观,而是不由得在心里吐槽它的外形——实在是太像一个巨大的金色马桶了。

    奇怪的,在这个巨大的金色马桶——金色王座之上,却并没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神主”的存在。

    领着苏墨来的那三百米高的上古巨人,在见到金色王座后,俯身就跪拜了下去。

    他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口中恭敬的说道:“臣子见过神主,愿神主万载永福,岁月无疆,与天地同寿。”

    他的模样是如此的恭敬,以至于苏墨不由得的又看向那把巨大的金色椅子,想要看看是不是自己瞎了,才没有发现那神主的存在。

    可是他再一次确定,这个巨大的金色王座上并没有什么神主。

    以这个椅子的尺寸来说,那神主定然要身高千米之上才对,这么大的一个目标坐在椅子上,苏墨没理由看不到。

    虽然他现在的状态很奇怪,精神力无法调动,就连灵力运转似乎也陷入了凝滞之中,但至少他还没瞎。

    “神主,我带了一个客人过来。这客人来自神殿外的虚空,被宿命牵引,进入了我们泰坦神殿,想必神主定然会对他有兴趣,所以我将他带来,面见至高无上的伟大神主。”

    三百米高的巨人又恭敬的拜了几拜,面向那一方巨大的金色王座,模样依然是无比的虔诚。

    苏墨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谁说在巨大的王座之上的,就必须要是一个巨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