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总裁在上我在下 > 第729章:安吉丽娜死了

第729章:安吉丽娜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729章:安吉丽娜死了

    “”

    安吉丽娜靠在他的怀中,始终没有一句话。

    封德也不管她有没有听进去,自顾自地说道,“再后来,我就进了宫家,成了宫家二少爷的管家,他是个很好的少爷,看着脾气很大,但从来没有真正将我当成佣人。我被人奚落他还会出来帮我。”

    “”

    “我又跟着少爷去了中国,你去中国么”封德问道,“现在我也找不到我的根了,但或许我就是中国人呢,你说是不是”

    “”

    “中国是个很美的地方,比伯格岛美很多。”封德说道,“等回去以后我就带你去中国看看,那里很大很大,人都很热情,有很高的山,有很低的盆地,有金色的田野,有颜色纷繁的花海。还有雪,你知道中国的雪有多美么下雪的时候,海边是最美的,比这美多了。”

    辽阔的海面金huáng sè一片,美得无与伦比。

    海边站着苏瑶瑶,坐着封德和安吉丽娜,三个人渐渐变成一个缩影。

    封德自顾自地说着中国的一切,一遍遍告诉安吉丽娜要带她去看看,“瑶瑶也是在中国度过了很久的时间,那里真的很美好。少爷和小念订婚的时候,还特意布置了北部湾,那边的沙都是白色的,到时,我就带你去北部湾看雪好不好”

    封德的声音沙哑,温柔而宠溺,如同哄着最美丽的qing rén。

    安吉丽娜靠在他的身上,唇角微微扬起,双眼望着海面,一言不发。

    “要是少爷知道我有这想法估计又想开除我了,他把那里当成他和小念的私人领地。”封德笑着说道,“不过没关系,小念会为我说话的,她一说话,少爷就没辙了。”

    “我”

    一个细弱的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海浪声再大也没有盖住这个声音。

    封德的声音顿然顿住,低下眸呆呆地看着怀中的人,只见安吉丽娜还是没有看他,而是望着大海,一只手却慢慢举起来握住了他的手。

    封德呆滞地坐在那里,眼睛红了。

    “”

    苏瑶瑶站在那里,惊呆地看着他们,风吹乱了她的头发。

    “你想说什么慢慢说,不着急。”

    封德有些激动地说道,反握住安吉丽娜的手。

    安吉丽娜靠在他的身上,一双一直望着大海的眼睛缓慢地转动着,然后迎上他的视线,看着他。

    “你老了。”

    她突然就开了口。

    “”

    封德低眸看着她,嘴唇突然颤抖得厉害,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紧紧拥着她,道,“是啊,我都老了,我都老成这样了。”

    再也不是当年的少年模样。

    他已经老了。

    安吉丽娜看着他,嘴唇动了动,话嘴边的话没有说出来,任由他抱着自己,紧紧抱住。

    “你看,我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我能不老么。”封德说道。

    闻言,苏瑶瑶立刻在他们身旁蹲了下来,双眼看着安吉丽娜,红着眼道,“母亲,我是瑶瑶。”

    “”

    安吉丽娜在封德的怀里,一双眼睛看着苏瑶瑶,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只是这么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母亲”

    苏瑶瑶抬起手握住她的手。

    “”

    安吉丽娜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苏瑶瑶的脸上有些失望,封德见状安慰道,“慢慢来,不用急,她会认出你的。”

    “嗯。”

    苏瑶瑶失望地低了低头。

    忽然,一阵海浪声传来,海水一路涌来,将他们三人的视线都吸引过去,安吉丽娜的脸动了下,一双眼望向大海。

    苏瑶瑶也跟着望向海面,此刻,夕阳的余晖已经在慢慢消散中,大海的光芒也越来越黯,却又是染上另一种颜色,暗的,却又绚烂的。

    就像是人的心脏。

    看似平静地跳动中,其实内里的汹涌只有它自己知道。

    “原来大海有这么多的色彩。”苏瑶瑶蹲在那里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大海,真想永远住在海边。”

    闻言,封德欣慰地笑了,说道,“要是你喜欢,我们以后就一家人住在海边。”

    “”

    苏瑶瑶沉默了,并没有说话。

    封德也没有太在意,只是搂着怀中瘦小的人,温柔地问道,“你说好不好我们以后就住在海边。”

    “”

    安吉丽娜静静地望着大海,又像是进入了自己一个人的世界,谁的话都听不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封德也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抱着安吉丽娜坐在海边喃喃地低语,“以后我每天都出海,给你和瑶瑶捕鱼,然后再做上香喷喷的一桌菜。”

    “”

    “你知道么我现在会很做很多种菜式,都是你不曾吃过的。”封德说道,“我想你会喜欢的,一定会喜欢。”

    “”

    安吉丽娜靠在他怀里,温驯而沉默。

    海浪一波一波地袭来。

    风一阵一阵地吹着。

    光茫亮了又暗,昏黄了又变色,像是时光的变幻,在瞬息万变,一眨眼,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过去了。

    一切都过去了。

    封德紧紧搂着安吉丽娜,在风吹来的时候将她拥得更紧,不让她吹到一点风。

    “我”

    安吉丽娜突然又开了口,手也比方长更加用力地握紧封德的手。

    闻言,苏瑶瑶激动地看向她,封德更加紧搂着她。

    “我想做海边的一棵树。”

    安吉丽娜的声音很小很小,小得风一吹就散了。

    听到这话,封德的身体猛地一僵,如石头般僵硬,呆呆地坐在那里,很久,安吉丽娜的声音继续断断续续地响起,“让海水滋养我的身体,我不会转移。”

    “”

    封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呆呆地听着她的话,怀表被他放到一旁,上面的时间正嘀嗒嘀嗒地走着,一点一滴地走着。

    安吉丽娜望着大海,嘴唇似乎恢复了点血色,继续缓缓地说道,“无论海水流向什么方向,会流到哪里去,当他想回来的时候,凭着记忆就能找我。”

    “”

    封德坐在那里,听着那用力却依然显得苍白的声音,泪水湿了脸。

    “即使记不得我了,他也能凭着我身上的气息找到我。”

    安吉丽娜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封德的愧疚感如灭顶的黑暗压下来,压得他无力呼吸,他紧紧抱着安吉丽娜,将头埋进她的脖颈间,一遍一遍地说着对不起,说着他的抱歉,说着他的亏欠。

    对不起。

    对不起。

    他终于知道她为什么想做海边的一棵树了,他终于知道了。

    海边的树走不了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水滋养过自己便远去,可不管他走多远流向何方,一回来她还是会在的。

    她还想再见到他的。

    她从来就没有恨过他,她只是想再见他一眼,只是再一眼而已。

    安吉丽娜,他配不上她,她明白吗

    “我想做海边的一棵树”

    安吉丽娜像是听不到封德的声音,只是低声地重复这句话,仿佛这句话就是她的生命。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走了,我再也不走了,对不起。”

    封德愧疚地紧紧抱住她,疯狂地道着歉,也不管她是不是能听得进去。

    “我想做海边的一棵树好想,好想。”

    她说着,一双漂亮清澈的眼睛慢慢地阖了上去,眼睫轻颤,人靠在封德的身上,没了呼吸,没了灵魂。

    封德呆呆地坐在那里,很久,久到一直等天地间都开始无光的时候,他才低下头,缓缓摊开自己的掌心。

    掌心打开的一刹那,安吉丽娜的手垂落了下去。

    “”

    封德无声地坐在那里,双眼黯淡地看着她的手,呆呆地看着,整个人像彻底失去了魂魄一般。

    他只是看着,只是看着。

    “母亲母亲”

    苏瑶瑶蹲在一旁震惊地看着安吉丽娜,伸手推了推她,安吉丽娜那一双漂亮的眼睛却再也没有睁开。

    海边,苏瑶瑶的身体颤抖起来,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封德抱着安吉丽娜,一动不动。

    时小念和宫欧在斜阳下散步,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破旧的马房前,上面的木片安装得很不牢靠,留出很多很多的空隙。

    看到这个马房,时小念的心口狠狠一沉,她走向前,说道,“依克拉说,这里就是义母被马践踏的地方。”

    木片上还有一些年代久远的抓痕,那是依克拉当年站在这里眼睁睁看着安吉丽娜被贱虐的地方。

    依克拉现在终于知道所谓的天女只是一场笑话,那只是医学上的植物人而已,后悔不已,他后悔曾经怎么不拆了这道门,救出自己的姐姐。

    “就是这里”

    宫欧淡漠地道,一双鞋踩过旁边的杂草,走到时小念的面前。

    时小念站在马房前,一双眼透过缝隙往里望去,里边是泥地一片,早已没有了马,也没人,只剩下无数的杂草。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这个地方却觉得莫名地悲怆。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植物人都是求生意志力特别强的。”时小念轻声说道,“我觉得植物人就是身体死了,可她的灵魂还想活下去,非常非常想活下去,对生命有着很大的执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