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美利坚巅峰人生 > 第1169章:“如意斋”的坐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行了,升子,你也别在这里刷宝了,实话实说,你这酒杯,好像还有些门道,不过,我的道行还是浅了点,看不太出来,这样,你等着,我叫我们“如意斋”的坐堂来看看,说不定还有一些惊喜。”乔二爷倒也不藏着掖着,直接了当地说道,这倒是让众人惊愕不已,没想到,竟然还能有如此的转折。

  “嘿,乔叔,你就别安慰我了,放心吧,我还承受的住的。”好吧,兰升这已经是不抱希望了,以为这是乔二爷在安慰自己呢,说来也会,出师不利,这往往是最打击气势的,而兰升更是被最简单的骗局给忽悠了,心中的懊悔是可想而知。

  “得了吧,我哪有什么心情安慰你,我是真的看出点了什么,就是不能确定罢了,要是和我猜想的差不多,你小子倒是算捡漏了。”乔二爷扫了兰升一眼,之后,也不管兰升的反应,直接请来了自己“如意斋”的坐堂。

  “乔爷,你说的坐堂是什么意思?”对于这个,陆宁是真心不懂,当然,不懂就问,这也算是一个优良的传统,不是吗?

  “哈哈,陆先生,我们这“如意斋”的坐堂可不简单,这位可是我花了重金邀请来的,一般情况下,还真不轻易出动这一位,只是遇上了难以分辨的物件,才会请这位来掌上一眼,这位出道至今,可没有走过眼,也算是我们潘家园的一个传奇了。”乔二爷介绍起这位坐堂的时候,那神情,竟然还带着一丝崇拜,好吧,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乔二爷如此推崇?大家的好奇心,也都被点燃了,而此时,兰升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乔叔,你的意思是,我这杯子,还真的可能是宋代的正品?”现在的兰升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沮丧,现在这是重新提起了精神,那模样,显得很是激动,好吧,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有反转,这绝对就是意外之喜。

  “额,那倒不是,绝对不是宋朝的,这点毋庸置疑。”好吧,刚刚才燃起的希望,就被乔二爷给浇灭了,兰升又底下了头,嘴里咕哝着:这不是在耍我玩吗。

  好吧,这种小孩子的做派,也让乔二爷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简直了:“行了,就算不是宋朝的,我也没说这杯子是现代工艺品啊,你小子,说不定就捡漏了呢。”

  “嘿,我说乔爷,这连宋朝的都不是,那不就价值更低了,这些常识我还是有的。”兰升反驳了一句,好吧,兰升就是觉得,越老的物件,它的价值就会越高。

  “屁话,这是谁告诉你的?什么叫越老的就越贵了?春秋时期的青铜器才老呢,你刚能卖出价钱吗?那叫国宝,买卖了,你就等着坐牢吧,再往前,商周时期的土罐更老呢,你拿出来卖卖看,有人会要吗?你小子,不懂就少在这里瞎嚷嚷。”好吧,兰升这是被乔二爷给鄙视了,不过,这话倒是没有一点错。

  “得了,乔叔,你说的都对,总行了吧。”好吧,要论古玩,100个兰升都不是乔二爷的对手,人家可是半生都和古玩打交道的主,而兰升,只能郁闷地说上一句罢了。

  “你小子也别不服气,我可告诉你了,古玩这一行,就将的就是物以稀为贵,鸡缸杯为什么是天价,元青瓷为什么被誉为无价之宝,还不是数量稀少嘛,再来看看古画,为什么唐伯虎的话就要贵?你那一张5000年前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画的画,你看能有什么价值?再说了,最简单的,你看看康熙的字帖和乾隆字帖的差距,那是上万倍的差距了,人家康熙,一辈子都没留下多少字来,再看看乾隆,不管是什么,都不值钱。”好吧,这一顿教训,是直接把兰升给说傻眼了。

  “得,乔叔,我又没说什么,你也真是的,行,你说的都对,行了吧。”好吧,兰升这可不敢和乔二爷掰扯,完全没有赢的可能性。

  “哼,你小子,不懂就是不懂。”显然,被兰升质疑了自己的专业性,还是让乔二爷非常不爽的,嗯,是要好好教育一下:“你这杯子,要真是宋代的,也就30来万,说实话,现在市场上,宋代的东西不少,所以,好要打点折扣,嗯,也就20万出头点才能出手。”

  “嘿,乔叔,你这叫打点折扣啊,这是打骨折好不好,一下子去了三分之一还要多。”额,兰升这一听更是郁闷,好吧,这样算下来,就算是宋朝的正品,还卖不出什么价格来了。

  “废话,你以为古董是什么?在收藏家的眼里,那是值钱,可真要到了不喜欢的人手里,就是一文不值,这价格,是每一天都在浮动的,要是你有东西想要出售,如果着急的话,那还这是要血亏地卖,不着急到行,在我这种地方,搁着慢慢卖,总能遇到合适的买主。”乔二爷白了兰升一眼,什么都不懂,活该被骗咯。

  好吧,这下子,兰升是更没话说了,合着也就自己以为这古董的买卖很是方便呢。

  “行吧,乔叔,你这都教育我半天了,要不,你和我说说,这杯子有个什么讲究?还需要请你的坐堂出来才能一看究竟的?”兰升问道。

  “嗯,我不是都说了,我看不出。”结果,这又被乔二爷鄙视了一番,废话,要是乔二爷能够看得出来,还需要去请坐堂出来吗?这也是兰升太着急了一些,问出了这么傻的问题。

  “嗯,不过,这玩意要是和我心里猜的一样,那我就用50万收下了,当然,要不是,呵呵,换个1、2千倒也可以,毕竟手艺不错。”乔二爷接下来的话,倒是让众人一惊,这差距,也太大了一些吧,竟然要差了这么多?50万和1、2千的差距,这也太离谱了一些。

  而说着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老人,白发苍苍,一看就是上了岁数了,不过,这位老人家,是精神饱满,可以说,走起路来也是虎步龙行,步步生风。

  见到这位老人走了进来,乔二爷这是赶紧起身相迎,嗯,乔二爷这一动,也是带动了陆宁、兰升等人,跟着起身:“纳兰老爷子,实在不好意思,这是又要您来把把关了。”乔二爷非常客气地给这位纳兰老爷子做了一个揖,后者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把乔二爷的身份放在眼里。

  好吧,在陆宁等人看来,这哪是老板和员工的样子啊,这完全就是一位大爷啊,额,的确也是一位大爷,这年纪,还能有这样的精神头,还真是不容易,好吧,这位纳兰大爷算是潘家园的一位传奇,而且,还是唯一活着的那一位,嗯,之前,那个乔二爷说过的刘半仙,就是那位被设了局自杀的那位,两人合并为潘家园两大神人,看古玩的水平那都是神乎其神。

  好吧,这位纳兰老爷子要比刘半仙低调一些,最主要,是更细致一点,没有刘半仙那么的猖狂,说是看一半就是看一半,最后,倒是着了人家的道了,而这位爷可不是这样,一家古董上了他手,那就能要是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丝不漏地看个清楚。

  所以,刘半仙是被设局自杀了,而这位,还是好好地,财源广进,当然,在得知刘半仙自杀的时候,这位纳兰大爷也是整整2个小时都没说话,这可把乔二爷给吓的,这位爷可千万别处什么好歹来,最后,这位纳兰大爷长叹了一声,站起身,遥望远方,似是对刘半仙的不舍。

  那时候,乔二爷不是没有问过,还以为,纳兰和刘半仙有什么深刻的感情呢,结果倒好,这纳兰老爷子和刘半仙,也就是一个点头之交,别说什么深厚的革命感情了,就是见都没见过几次,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这两位,在潘家园的鉴定圈子里,也算得上是泰山北斗级别的人物了,两人都深知对方的厉害,但是,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应该就是属于所谓的惺惺相惜吧,不过,就算这两位自己没说什么,可总有好事者会把这两位爷拿来做比较,这比较的多了,难免不会有好胜的心里,这两位就是属于这样,好吧,这样的结果,就是明明都倾佩着对方,但是,就是没有交流过心得,所以,在刘半仙羽化登仙之后,纳兰老爷子才会是这番表情,这世上,少了一个对手,也是少了一位至交。

  虽然不见面,但是,两位做出的成绩,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各自都有得意之作。

  而刘半仙当年都能挣到个上亿身家,纳兰老爷子怎么可能差的了?这位爷现在的身价也有好几亿了,所以说,钱到了某些时候,就纯粹变成了数字,所以说,乔二爷说是用高薪凭请这纳兰老爷子,其实也不尽然,这每一年,纳兰老爷子的工资,可不是那些个真金白银,而是每一年会从乔二爷这里拿走一件自己看得上的小玩意,当然,这个价格,控制的也非常的好。

  不会超过200万,要知道,纳兰老爷子就是有这样的眼光,就算有的时候超过了,也会算在下一年的工资之中,所以说,现在这个阶段,纳兰老爷子在乔二爷的“如意斋”坐馆,完全是热爱古玩这个行业,二来,也算是发挥一下预热,还有,就是时时能够看到一些珍奇的作品,说真的,到了纳兰老爷子这把岁数了,寻常玩意自己是见多了,就是一些不寻常的东西,还能引起一下兴趣。

  “老爷子,您请,对了,给你介绍一位朋友。”乔二爷搀着纳兰老爷子,来到了陆宁的面前:“这位是陆宁陆先生,纳兰老爷子,这位就是把12生肖铜首捐献给魔都博物馆的陆先生。”

  乔二爷的话语一落,纳兰老爷子瞬间眼神亮了起来,上上下下打量了陆宁一番:“好,好啊,陆小友,神交已久咯,没想到,今天倒是在这里遇到,哈哈,一会,我一定要请陆小友喝上一杯,国宝回归,国之幸事,陆小友可是做了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啊。”

  这位纳兰老爷子,在大是大非上,那是一点都不含糊的,对陆宁的欣赏,那是赤裸裸地就表现了出来,拉着陆宁的手,甚至,还有一些小激动,这倒是把陆宁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额,这个,老爷子,您老严重了,这也就是碰了巧,朋友多,才幸运地做到了罢了。”对于这位老爷子,陆宁倒也是尊重,能够在一个领域里,做到人人敬仰的存在,那前前后后所花费的功夫,还能少得了?那绝对是要苦练才能有这样一副火眼金睛的。

  纳兰老爷子看着陆宁是不断地点头:“哈哈,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少年,陆先生,今晚,一定要和老爷子不醉不归。”额,好吧,一听到喝酒,陆宁就胆寒,这玩意,陆宁总感觉,自己现在身上还散发着一股酒味呢?

  “哈哈,老爷子,喝酒嘛,当然要是我来尽地主之谊啦。”乔二爷在一旁起哄,陆宁是有苦难言,好吧,就希望这老爷子的酒量千万不咋地,不然的话,自己倒是没什么,就怕兰菲又受苦,说真的,兰菲就算是到了现在,还是感觉自己浑身酸疼,脚底发虚呢。

  见到了陆宁之后,纳兰老爷子显得兴趣颇高,倒是和陆宁寒暄了很久,之后,众人这才进入了正题。

  乔二爷先是把酒杯的来历和纳兰老爷子说了一遍,后者听到一半,就露出了一股冷笑:“哼,这小娃娃,本事没学会,胆子倒是不小,捡漏,捡漏,潘家园的漏,真是那么好捡的?”

  好吧,兰升一听,脸色微红,额,好吧,的确是自己不自量力了,倒是也连连给纳兰老爷子作揖,好吧,的确是自己小看了潘家园,这不,也算是吃到了苦头了,不是吗?

  “嗯,孺子可教。”纳兰老爷子看到兰升这样,也就不在多说什么,其实,这也是为了兰升好,毕竟,潘家园的谁太浑了,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趟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