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好莱坞往事 > 第一百一十章 婚姻那些事,孩子的想法

第一百一十章 婚姻那些事,孩子的想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噢,罗兰,克里斯,很高兴能在今天晚上见到你们。”

    川建国同志大笑的和罗兰握了下手,然后侧过身子笑看着陪罗兰一同到来的哥伦布导演,“不要拘束,尽管放松就好了,这里都是你们的影迷。”

    罗兰和哥伦布笑着递上了自己的礼物,“非常感谢你的邀请,我们本来还在考虑,在洛克菲勒中心广场那儿取完景后到哪吃饭呢,要知道,很多饭店都关门了,而我们都不会烧。”

    “是吗?看来我的邀请还是非常及时的。”川建国同志扬起眉毛,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若是非要比喻形容,现在的他其实和日后在空军一号上吃肯德基的家伙没啥区别,“其实我早就想请你们来家做客了,但是之前的一个礼拜你们都在忙着拍戏,我也不好去打扰,现在正好,平安夜,大家都有时间,噢,我们站在门口干什么?一起进去吧……”

    说到这里,他仿佛是想起了什么,脖颈一扭,朝着内里喊道——

    “伊万卡?你怎么还不出来?罗兰来了!”

    是的,收到请柬的罗兰和哥伦布,终究还是在圣诞夜这天,按时赴约了。

    虽然平安夜、圣诞节属于阿美利加的传统节日,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过的。

    就比如说,过光明节的犹太人、过古尔邦节的***。

    他们虽然也会享受假期,但人家鸟都不鸟这个节日。

    而在纽约这个国际化都市里,平安夜圣诞节其实更像是一场资本的大获全胜,绝大多数阿美利加人所庆祝的圣诞节,不过是资本发明出来的一个噱头而已,就像可口可乐杜撰而出的圣诞老人形象,就像隔壁百老汇因为平安夜圣诞节而特意涨价编排的剧目演出表,资本的目的无非是唤起各种类型客户的购物欲,尽可能的掏空自己的钱包进行消费罢了。

    要知道,为了警示后人,为了无情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黑暗与罪恶,一名丹麦作家可是专门写了一篇与之有关的故事,而内容说的就是,一名小火柴,因为加班售卖小女孩,太过辛劳的缘故,在一八四六年的大年夜,倒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如此情形之下,别说是搞出什么类似于交际一样的平安夜晚宴了,就算是圣诞节当天的派对,这种玩意在纽约和洛杉矶,也相当常见。

    最出名的,自然就是《Playboy》的果体派对了。

    当然了,那种全身都假的派对,川建国同志不可能去弄,罗兰也不可能欢喜,一来是嫌脏下不去嘴,二来是现在的他才十二,就算天赋异禀,身体也不允许啊!

    即便他在时间循环里打爆了零号特工,但想要像后世的大胡子那样,双手持球,轻轻松松地突破防守,也得依靠年龄的加持啊!

    如此一来,这个开在长岛独栋别墅里的圣诞派对,其实非常正经,而在川建国那种社交明星的属性加成下,类似于上东区的老钱交际圈并未出现,有的,更多是明星。

    尤其是在川建国带着罗兰进入别墅,高声介绍后,本还在三两成群聊天打屁的众人,顿时扭过头来,而当他们发现,川建国所说的压轴大腕竟然是当下最为火热的罗兰-艾伦后,迸发而出的热情火焰,直接就将罗兰吞没殆尽。

    “晚上好,罗兰,见到你很高兴。”

    “噢,天呐!我以为你的到来只是他弄出来的噱头而已!”

    “嘿!罗兰,我们之前在广场饭店见过面,你还记得我吧!”

    不过——

    即便这些家伙表现得再热情,也和罗兰没啥关系。

    一来,在两部电影的爆火之下,商业交际这种事情他早已驾轻就熟,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技能他已经玩的非常六了;二来,川建国把他邀请过来,可不是为了让罗兰和自己的朋友认识的,当罗兰招呼一圈,并且向其表示出自己还没吃晚饭的意思后,大金毛便毫不犹豫的把罗兰塞给了自己女儿,让伊万卡带着罗兰,去隔壁的餐厅填饱肚子。

    至于同样饿肚子的哥伦布导演?

    抱歉——

    虽然他很想跟着罗兰去觅食,但还没等他开口,大金毛便揽着他的肩膀,去一旁的小房间里畅聊构思了,用他的话说,那就是‘我想向克里斯导演了解一下,广场饭店会如何呈现。’

    赤果果的做法,着实让罗兰感慨摇头,但对于伊万卡而言,自己老爹半路丢下宾客,扭过头和别人谈工作的事情,她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虽然是第二次和罗兰见面,但豪门家的小孩从小就接触外人,那种沟通不便的拘束感,根本就不会在他们的身上存在,“罗兰,没事的。”

    “我爸爸不会难为克里斯导演的。”

    “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罗兰笑而不语。

    即便他不知道大金毛和狼王之间的谈话,但他也不是小孩啊!

    大金毛将哥伦布带走,将伊万卡留在自己身边,不就是想要给自己和她创造机会吗?

    虽然这种做法简单粗暴,但和大金毛的暴躁人设,倒是非常相符。

    而且,他也不准备在端着了,上次大金毛就晾了他一周,鬼知道这回若是没有进展的话,大金毛会不会直接就把他给忘记了——每个富豪都有自己的傲气,居高临下的他们若是连舔两回都舔不动,那改换目标的可能性,会很大。

    可大金毛能改,他不能改啊!

    大金毛认识的人多,他罗兰认识的人少啊!

    “我当然相信你爸爸不会难为克里斯。”

    “从之前一周的取景拍摄就能看得出来。”

    “我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所有工作人员都配合我们,既然你爸爸这么在乎,那他肯定不会把导演怎么样,毕竟电影还没杀青呢……”

    如此话语,令伊万卡笑了出来,在瞧见罗兰神色认真的切割牛排,将肉丢进嘴里的动作后,已经吃过了她趴在桌上,眼神上瞟,宛若看心爱玩具一般,道:“是吗?”

    “这我还真不知道。”她偏了偏头。

    “实际上,我之前一直想去看你拍戏的。”

    “可惜我爸爸没时间带我去。”

    没时间?

    如此话语令罗兰扬起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他忙啊,赌场的事情令他焦头烂额,拍完电影后,我爸爸第二天就飞往了新泽西,去大西洋城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伊万卡嘟起嘴巴,毫不隐瞒的解释了起来。

    诶?

    原来川建国同志不是想吊着自己?

    是的,川建国压根就没想吊着罗兰,即便A、B两个计划都不适用,他也想让女儿,和罗兰多接触接触,可问题是,银行团那边又催了啊!他不去处理一下,人家估计就要杀到纽约来找他了!事情若是到了那个田地,可就麻烦了。

    “那你自己不能来吗?”

    “其实那天分开之后,我一直以为你会来的。”

    用目光扫了一眼伊万卡,罗兰决定主动一把。

    既然想要通过伊万卡和他叔叔搭上线,那罗兰最先要做的,不就是了解伊万卡吗?

    而从这个小女孩当下的话语来判断,她撒谎的可能性会有,不过很低。

    这不是罗兰疑心重,也不是他想要带着面具生活,而是整个圈子里,所有人都在演。

    他要是不小心一点,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即便伊万卡只有十岁,他也不会小觑对方,要知道,日后的那个伊万卡,可是想要成为阿美利加女统领的家伙。

    然而,就在罗兰觉得,伊万卡可能会用‘爸爸不在,她要上学’等一系列说辞解释时,那个趴在桌旁,看他吃饭的小女孩,忽然眨巴了下双眼,本还洋溢在脸上的笑意已然收敛,贝齿轻咬朱唇,浑身上下皆流露出一种失落的情绪。

    当罗兰半天没有听到对方的解释,疑惑的抬头张望时,随着视线的下落,那股子疑惑劲儿,宛若一根银针,将憋闷膨胀的气球,彻底戳破。

    那个和他视线相交的小姑凉抿了抿嘴唇,缓缓的说道:“我妈妈不允许我来……”

    “她不允许我跟着爸爸……”

    得嘞……

    我特码的好像把天聊死了……

    说实话,罗兰自己都觉得,刚才的一堆话语,全特码的都是尬聊。

    不过这也没办法,因为他只想套话,压根就没想着要撩妹。

    可如果让他早些知晓,套话能够套出这样的结果,那他还是选择撩妹好了……

    为啥?

    因为当伊万卡说出妈妈那个单词后,他便明白,自己特码的套到了一个马蜂窝!

    随着赌场产业的破产,媒体新闻的加剧,整个阿美利加上下,就没人不知道明星企业家川建国先生在和他的妻子闹离婚,两人的婚前协议,更是被摆放在大众面前,像什么‘如果离婚,伊凡娜在婚姻存续期间得到的任何礼物,比如皮草、汽车,都应该还给川建国。’,还比如什么‘伊凡娜对川建国的事业上的帮助都是给川建国的礼物,离婚的时候不可以要求报酬。’,光是这两条赤果果的协议,就已经震惊了整个阿美利加上下,离婚之后让妻子净身出户?这种协议,简直比《婚姻法》还特码的狠啊!

    虽然各个州的法律各有不同,但各地的《婚姻法》其实都是偏向女性和孩子的。

    打个比方,一对夫妻结婚之后,因为法律规定,让孩子单独在家里是违法的,而且全职保姆的费用一般比夫妻一方的工资还高,于是乎,女方做全职妈妈,就成为了很多家庭的首选,而在这种情况下,若是离婚,那乐子就大了。

    至于怎么算的,那就更简单了。

    孩子是谁带的,那就归谁;

    财产分割偏向弱势群体,没有收入的全职妈妈自然就是弱势群体;

    离婚后有收入的一方要向未收入方提供赡养费,直到孩子长大成年和未收入方再次结婚;而若是未收入方迟迟没有结婚,那这赡养费,会一直给个不停的。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没有签订婚前协议,车、房、财产、孩子,绝大多数的东西都得给女方,而若是签了……你也得给一大半。

    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离婚时,光是分手费就分走了九千万!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和第一任妻子艾米-欧文离婚时,光是分手费就有一个亿!

    摩根-弗里曼和妻子米娜的法院判决费用是四个亿!

    而若不是麦肯齐自己愿意接受调解,她能从贝索斯那里拿走六百八十五亿!

    为什么阿美利加人选择不结婚生孩子?

    因为离婚实在是要人命!

    没有结婚就有孩子,那分手时只需要给孩子的赡养费即可,而若是结了婚却没有婚前协议,那就算是女方给男方戴了绿帽子,男方也得分钱给她!

    因为阿美利加婚姻法离婚分财产没有过错方的说法,谁出轨不算在判决之内……

    他们只照顾带孩子的‘弱势群体’。

    这也是为什么阿美利加亲子鉴定节目能火!

    只要不是亲生的,男的能乐上天!

    因为赡养费不用给了啊!

    在这种女的绿了男的也能拿走大半财产的情况下,川建国这个明星企业家的婚前协议,顿时就轰动了整个阿美利加……如果往后推二十年,女拳都能把他打到死。

    所以——

    当罗兰听见伊万卡说出妈妈这个单词后,他顿时就知道,自己这特码的就是嘴贱!

    果不其然,还没等他开口讲话呢,伊万卡便擤了下鼻子,故作无所谓的说道:

    “外面的事情你也听说了?”

    “是,他们吵得很厉害。”

    “我妈妈一直跟我说,我爸爸是坏人……”

    “她和我说,我爸爸一点都不喜欢我……”

    “他只是把我当成家族里的工具而已……”

    “我妈妈让我跟着她,和哥哥弟弟一样跟着她……”

    说到这儿,伊万卡的脸上难掩失落,不过很快,她便发现罗兰一直在盯着自己,于是她又挤出笑容,摇头道:“你不用诧异……”

    “我已经习惯了……”

    看着那个强露笑容,扭头扬发的小姑凉,罗兰忽然有一种和成年人对话的感觉。

    因为伊万卡表现的实在是——

    太理智了。

    罗兰相信,若是没有上辈子的记忆,自己这个年岁,肯定不会这么冷静。

    最少,也会和家里的詹姆斯那样,要这要那……

    “习惯了?”

    “为什么这么说?”

    罗兰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单手托腮的看着那个小女孩。

    他承认,眼前这个没有长开的家伙并不是他的菜,但他现在对这个人,很好奇。

    因为——

    自己家里的三只小萝莉,只会扯着手指头说,“要熊熊……”

    “因为这些事情,阿美利加人迟早会知道的……”

    “他们从来都不会在我们的面前掩饰自己的想法……”

    “我妈妈说爸爸是坏人,但我爸爸也一直和我说,妈妈是坏人……”

    “他们这样相互诋毁的场面,我已经看烦了……”

    “所以……就习惯了……”

    习惯成自然吗?

    看着那个抿着嘴,神色认真,但却是在故作坚强的小家伙,罗兰——

    说真的,他其实是有些同情的。

    让孩子能够享受幸福完整的童年,的确是罗兰的真实想法。

    他不希望奥尔森夫妇离婚,不仅是因为完整的家庭对自己有利,也是为了詹姆斯、阿什莉、玛丽、伊丽莎白所考虑,他虽然再也找回不了斯皮尔伯格所说的童心,但看着那些家伙们表露出开心笑容,对他来说也是一件享受的事情。

    好莱坞太烦,华尔街太烦,这个世界太烦,回家看一看那些天真的小家伙,不好吗?

    对,那三只小loli的确在看完《美女与野兽》之后,拉着他的手,索要公主裙,索要野兽玩偶,但他没觉得有啥不对,孩子嘛,快乐第一啊……

    他有能力满足那些小家伙,那为什么要说不呢?

    能和家人交心,其实比钱更重要,而现在呢?

    看上去享受浮华的家伙,背地里却承受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压力。

    虽然杂七杂八的因素能让伊万卡快速成长,但——

    她或许丢的更多?

    当然了,即便他在同情,他也没办法去改变这些事情。

    介入大金毛的婚姻?

    他算什么东西啊?

    至于和伊万卡交往,然后把她带回洛杉矶?

    这就更不可能了。

    就像伊万卡说的那样,她妈妈都和她说了,她是川建国的工具,而在这种情况下,她还会和川建国待在一起,那不就是等于直白的告诉罗兰,自己舍不得现在的一切吗?

    野心这种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产生的。

    日后那个想要当女统领的伊万卡,是跟着川建国一点一点学出来的。

    既然如此——

    罗兰就更不用背负骗小孩的心理压力了。

    因为眼前这家伙,至少活的和自己一样透彻。

    她明白跟着老爹有肉吃,跟着妈妈没饭吃。

    就这么简单。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那天见面的时候,你可是说喜欢我的电影。”

    罗兰双手环抱,手肘杵在了桌子上。

    眼神勾勾的看着对方,想要了解伊万卡说这一切的动机。

    然而,在面对这个问题时,本还冷静无比的小女孩忽然却鼓起了自己的面颊,宛若肉包子一般盯着罗兰看了数秒,最后才道:“我爸前天早上问我,我喜欢你吗。”

    “我说喜欢。”

    “然后他就当着我的面,给你写了邀请函。”

    好嘛……

    这些富人的孩子,和人交往的手段果然不一样。

    是直白的可怕吗?

    不见得。

    他们是没必要绕弯子,节省大家时间。

    他们平日里认识一个新朋友时,首当其中听见的,不是那个家伙叫什么名字,而是那个家伙是谁谁谁的儿子,谁谁谁的孙女,在这种耳濡目染的情况下,暗示孩子带着目的接近,就成为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而孩子们会不清楚吗?

    第一次不知道,第二次不知道,第三第四次,他们就明白了。

    他们知道父母告诉自己对方背景,就是暗示自己那些人对家族生意有利。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习以为常的家伙见面打交道后,自报家门,自报目标,就很正常了。

    合约夫妻,表面作秀,底下分手,各玩各的,这种情况太多了。

    这就像是无利不起早的好莱坞,两个演员之间的恋情,很多都是制片公司安排的。

    而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名利。

    对于川建国那些大人而言,如何稳妥的捆绑罗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对于伊万卡这些孩子而言,用富豪圈孩子们的交往方式其实更快。

    大人们希望生意上的稳妥,而孩子们嘛,其实只希望自己能够向家长展现,自己的用处。

    我是家中所有孩子里,唯一一个能快速帮你的。

    我想继承所有家产。

    就这么直白。

    和那个赌王首孙的微博一样直白。

    罗兰不反对这种行为,换句话说,他甚至还喜欢这种直白。

    因为这样,双方都没有心理压力。

    互相利用嘛!

    “你想怎么办?有具体想法吗?”

    当罗兰问出这两个问题时,其实就已经意味着他摊牌了。

    而在听到他的话语,早就把自己当成爸爸工具的伊万卡点了点头,跪坐而起,身子前倾,温润直接印在了罗兰的面颊上——

    相触既分之后,她还在罗兰的耳畔说——

    “你长得好看。”

    “我喜欢。”

    “这就是我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