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高龄巨星 > 第五一六章:从李老师到李老!(求月票!)

第五一六章:从李老师到李老!(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

    李世信的一句话,直接让整个演播厅的气氛都凝固了起来!

    早上的时候,谢咏梅和袁成一同到演播厅这面来,就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议论。

    袁成是什么身份?国家话剧院的院长!

    这什么概念?

    国家话剧院的级别不高,但是在国内娱乐圈里的分量可太重了。

    这么说吧;国内最好的演员可能不是从国家话剧院的,但是国内最会演戏的演员却绝大部分都跟这个部门有关——或者是剧院的记名演员,或者是有长期合作关系。

    像斯琴高娃,邓超,刘烨,李冰冰,章子怡,孙红雷,唐国强,佟大为,尤勇,姜武,陈建斌,廖凡......这些国内数得上名字的明星大腕,全是国家话剧院的演员。

    目前国内有职称的一级演员里面,百分之七十都是出自国家话剧院。

    一二线影视明星里面,要说没有过在国家话剧院的演出经验,基本上就可以判定这人不是野路子出身,就是个流量鲜肉。

    而作为这种单位的掌舵人,袁成虽然没有央视领导那么大的权利,但是却有着超然的地位!

    早上袁成来演播厅这面,可是把一众国话的演员和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

    但是现在,看着这样的大佬在李世信的一句“你配吗?”之下,弓着身子,脸色青红变幻,活脱脱一个犯了大错的孩子般状态,所有的人,都合不拢嘴了!

    滴!

    获得附加【惊诧】的喝彩值,11411点!

    听着耳边传来的一声系统轻鸣,李世信冷冷一笑。

    继承了老人的身体,原身的情绪和爱恨给了他很大的影响。在过去差不多一年里,李世信一直都到在努力的去克制这种负面情绪。

    但是偶尔,不是那么简单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看着面前塌着肩膀,面容枯槁似乎昨晚一夜没睡,看起来比自己要苍老不少的老人。李世信的脑海之中,便迅速闪过了一连串虽然已经泛黄,但无比清晰的画面;

    话剧团的大院之中,几十个平日里被自己的老师,那个可怜的男人当成儿子一般照料保护的人看着自己。

    那些人有的面露愧疚,有的脸含愤怒。还有的,则是目光之中带着阴鹜!

    “世信,就差你了。别再固执了,写吧。”

    “团,团长这一次肯定完了。世信,不要犯傻了。没有用的......”

    “你以为你不写,就能拯救老师吗?没有用的!你这样只会把我们一起拖累进去!有人想让老师完蛋,我们写的指认书,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你还不明白吗?”

    “世信啊,你想好了。团里其他坏分子的下场你已经看见了,你就是不为自己想,难道不为你父母,你媳妇考虑吗?”

    “跟他说他妈什么废话?指认书我已经帮他写好了,让他按个手印就行!给我把他按住!”

    一声声的劝说,指责,威胁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十几个人逼了过来。

    即使是处在回忆之中,李世信都感觉到了原身那一刻的悲愤和绝望。

    他能感到秋雨之后那含着积水,凉彻骨髓的地面。也能感受到一只大脚踩在自己的脸上,带来的痛楚。

    深深的吸了口气,李世信闭上了眼睛。

    他看到了那被人强迫着按了手印的指认书,也看到了原身突然暴起,将那份完全捏造的指认书抢回,塞进自己嘴里生生吞了下去。

    在回忆的最后一刻,是无穷无尽的痛楚。十几只拳脚,在自己的身上爆出阵阵剧痛。以及......不久之后,自己在NP之中收到的老师已经自戕的消息。

    随着这一连串记忆的终结,他蓦然睁开了眼睛。

    当着所有人的面,看着眼前袁成,露出了森森白牙。

    面对李世信能杀死人的目光,袁成长长的叹了口气:“师......世信,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这些年,我一直挂记着。但是日子总要向前看,现在我们都已经老了。能在活着的时候再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我这一辈子,没亏欠过谁。唯独你...和老师。这么多年,我都一直想跟你们说一声抱歉。可是我以为你们都不在人世了,我不想把这份歉疚带进棺材里。你能......”

    袁成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这种级别的大佬,连在场的一些国话演员平时见一面都难。现在当众说起似乎几十年前了不得的恩仇,所有人都恨不得当场深挖。

    可袁成的话还没说完,李世信便冷笑了一声,将他给打断了。

    “不能。”

    在所有人的诧异之中,李世信带着无尽的嘲弄,笑了。

    “你煎熬了几十年觉得愧疚觉得难受,想用一句轻飘飘的抱歉就把事情了了。小成子,这太容易了,容易到像是孩子过家家一样。你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和年轻时一样单纯,你是怎么做到的?”

    将袁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李世信笑的更灿烂了:“也是,红旗团的遗产,看样子你也是继承者之一。这倒是一个能让你保持单纯和幼稚的条件,可是你知道这几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这几十年间我无数次试图说服自己;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所欲有甚于生,所悟有甚于死。说服我自己原谅你们。但是惭愧,我没做到。你们用老师的一条命,换了荣华富贵换了高高在上。”

    “我也不嫉妒不怨恨,但是只求你们别再假惺惺的以老师的学生自居。不管什么原因,当你们准备把老师推向万劫不复,断了他最后一丝希望的时候,你们就没有资格了。且不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只请你别忘了,当初那场被人拿住了小脚的话剧,是我们所有人一起排出来的!老师为了我们,扛下了那颗足以让他粉身碎骨的雷!你们却在他需要的时候,一脚把他从生踹向了死。”

    带着异乎寻常的平静,李世信抬起了头。笑着摇了摇头后,缓缓地走向了舞台。

    老人本体涌起的强烈情绪,已经让他有些压抑不住了。

    他不想再说。

    只是路过袁成身边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

    “也千万别再叫我师兄。听着,好恶心。”

    李世信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化作了尖刀,一柄柄扎在了袁成的心口之上!

    看着李世信那虽然略有些老态,但无比挺拔的背影,他再也支撑不住了。

    “院长!”

    随着周围国话一群演员的一声惊呼,袁成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推开前来搀扶的人群,袁成咬了咬牙。

    “世信,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做了我想做的所有事情。现在,我心里就只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了。我想把老师......把他的成就,宣扬出去。把那些曾经他没创作完的作品,红旗话剧团巅峰的状态呈现给当下的世人。世信,我希望你能帮我,就算......是我的救赎。”

    “好好等死吧。老师的名,不用你来颂扬。他还有学生,哪怕......只剩下了一个!”

    背着手,缓缓的登上了排演厅中央的舞台。

    看着一群如受惊小鱼般俶尔远逝,辈分上只能算自己徒孙辈的国话演员,李世信轻笑一声。

    回身对着台下愣头愣脑的安小小,以及完全被李袁二人交锋之中巨大信息量所震撼的赵瑾芝摆了摆手。

    然后,向长着大嘴巴,不知道以什么目光和心态面对眼前这个老人的刘文强欠了欠身,和蔼的笑了。

    “刘导,话剧我给您排一遍您过过眼?”

    收起了张的挂钩都疼了的嘴巴,刘文强讷讷的点了点头。

    “李老师,咳咳......李老辛苦,请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