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长乐歌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失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云这次与商珞珈见面,还是在上回的凉亭中。稍有不同的是,一道从梁上垂下的纱幔,将两人分隔来开。

    陆云只能隔着纱帘看着坐在对面的商珞珈,影影绰绰间,根本看不清面容。

    “喝茶。”霜霜给陆云端来一杯清茶,她重重搁在桌上,茶水洒出了不少。

    “下去。”商珞珈轻叱一声,霜霜才噘着嘴,不情不愿出了凉亭。

    凉亭中,只剩下陆云和商珞珈两个。

    “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陆云再也忍不住了,单刀直入的向纱帘后的丽人发问。

    “陆公子心里应该清楚……”纱帘后,响起商珞珈略略暗哑的声音,不复从前的珠圆玉润。“说是要跟我结盟,却丝毫不透露自己的真实实力,让那崔宁儿骗去我商家赌坊整整一年的利润。”

    “这……”陆云已经猜到了这种可能,但总觉着这种猜测不太靠谱。在他看来,两百万虽然是巨款,但智慧气度均远超常人的商珞珈,应该会拿得起、放得下,不至于气成这样吧?

    “当时商大小姐也没问我,武功到底是什么程度。”陆云心里有些恼火,但今天是来求人的,只能耐着性子道。“就像我也没让商家交底一样。比如,商家是怎么帮我当上这个圣品的……”

    “没有我们帮忙,就是皇帝也没法定你为圣品。”女孩子何等敏感,虽然陆云耐着性子,商珞珈依然能听出他话里的不满,不由愈加气苦,声音也生硬起来道:“你不能因为自己不知道,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又是这句……’陆云想起进来前,那侍女霜霜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下简直要好奇死了。“那就请商大小姐开诚布公讲一讲,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纱帘后的商珞珈似乎语塞。

    陆云耐心等着她的解释,谁知等了一会儿,却只听到纱帘后响起低低的饮泣声。

    “哎呀,你哭什么?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了?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啊?”陆云简直要抓狂了,恨不得一把扯下纱帘,痛快逼问商珞珈一番。

    “是我失态了……”纱帘后的商珞珈,这会儿却止住哭,泣声道:“因为你是我向家父举荐的,家父也在你身上花了大价钱。现在你得罪了夏侯阀,注定要一无所成,这笔买卖自然血本无归……”

    “我一个女儿家,坐上这个位子,本来就有很多非议。现在让家里人借机攻讦,日子很不好过。”商珞珈幽幽一叹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抱歉……”陆云一下子泄了气,虽然总觉着这解释有些牵强,但人家说出这种话来,他哪还有脸再追根问底。只好端正态度道:“不过商大小姐放心,我才十八岁,一时起伏算不得什么。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向你证明,这是你商家史上最赚的一笔买卖!”

    “那就拭目以待了……”商珞珈话虽如此,语气依然恹恹不振,仿佛没有丝毫信心一般。

    “就让时间证明一切吧!”陆云自觉再多说,只会自取其辱,便咬牙咽下心中的豪言壮语。话题一转道:“另外,关于那两百万贯,崔姑娘确实有些投机取巧了。虽然当时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但眼下,她既然已经成了我的未婚妻,那这笔钱确实不该留在手中了……”

    陆云自以为这样说,可以让商珞珈感到好过点。孰料听了他的话,那纱帘后消瘦的身形愈加摇摇欲坠,商珞珈要伸手扶着几案,才能稳住身形不倒下去。

    在陆云看不到的一端,商珞珈已是泪流满面,她拼命咬着手背,才能强忍着不哭出声来。陆云说的这每一句话,都像一柄利刃般刺到她痛苦不堪的心上。让她的心不停流血,让她直欲冲过去,疾言厉色告诉他,他被崔宁儿骗了,那晚发生的一切,不是他知道的那样!

    自己……才是那个可怜的女子啊……

    。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商珞珈宁愿用所有的身家去换一颗,好让半月前那个噩梦般的夜晚,永远从自己的记忆中消失掉……

    半月前,就是陆云在醉三秋设宴款待同科士子的那晚。崔宁儿来商家总行找商珞珈,约她一同去醉三秋凑个热闹。

    经过大半年的交往,商珞珈已经和崔宁儿成了无话不说的手帕交,两人关系极为亲密。

    当时,商珞珈正在让人追查,到底是谁,赢了自家赌坊那两百万贯。她虽然平易近人,但其实自视极高,本以为在所有士子中,陆云算是自己最了解的一个了。谁知居然会走了眼,出了这么大纰漏。

    其实以商家雄厚的财力,损失两百万贯虽然肉疼,但也不至于输不起。更何况这次陆云夺魁,让绝大多数人都始料未及,除了陆瑛和那个神秘的投注人,几乎所有人都输掉了赌注。一进一出间,赌坊居然还略有盈余。

    但问题在于,她要弄清楚是不是陆云故意隐藏实力,设局坑自家赌坊的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陆云的品性就是个大大的问题了,她非但要终止与他的合作,还要设法对陆云加以惩戒。总不能让人耍了商家还像没事儿人一样,继续当商家的座上宾。

    所以崔宁儿一邀请,商珞珈就同意了。她想要趁着宴会的机会,试探一下陆云的口风。

    她便让赌坊的人先退下,自己一边精心收拾一番,一边让人准备车马。

    “姐姐不用麻烦了,坐我的车不好吗?”崔宁儿在商珞珈头上攒了朵美轮美化的珠花步摇,一边娇声道:“咱们路上还能说说话,一个坐车多闷啊。”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车夫护卫们虽说是全天待命,但她从没晚上出过门,所以这时候大概应该都已经歇下了。再说,崔宁儿是崔晏的亲孙女,坐她的车也不用担心安全。

    “好吧。”商珞珈也没多想,便依了崔宁儿的意思,只带了霜霜一个,就跟着崔宁儿下楼,上了她的车驾。

    当然,商家也不会真让大小姐这样孤身出去,自然会有护卫跟在后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