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心房里的太阳时小念宫欧 > 第473章 时小念,你可真对得起我!

第473章 时小念,你可真对得起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小念的心一沉,忙道,“没有啊,你想什么呢?公司的事现在解决了么,要不我们去意大利吧,不知道我父亲怎么样了。”

    她说得很快,几个字都含糊在嘴里。

    “时小念,你的语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宫欧冷冷地看着她。

    “没有啊。”

    “语速过快显得心虚。”宫欧一字一字说道。

    “……”

    时小念咬住唇,说不出话来。

    “把我的手机给我!”

    宫欧坐在椅子,朝她伸出自己的手,五指修长干净,她能看到他掌心的纹路。

    时小念站在那里,手指不自觉地收拢,低声说道,“手机,手机我落楼下了。”

    “是么?”宫欧嗓音阴冷,黑眸扫过封德,“你,拨我的手机号码。”

    “……”

    封德的身体一僵,没有动作。

    他一拨通,铃声就会在时小念的身上响起来。

    看着他们两个人无动于衷,宫欧嗤笑一声,“你们都反了?”

    竟然连他说的话都不听了。

    “宫欧,我想出去走走,你陪我好吗?”时小念竭力地想将宫欧的注意力转移开来。

    宫欧目光森冷地看着她,身体猛地往前倾去,拉过办公桌上的电话,手指在上面用力地按下几个数字。

    果不其然,一阵手机铃声在时小念身上响起。

    时小念垂眸。

    始终还是瞒不下去了。

    她多想等他的病治愈以后,再来看这些。

    时小念的神色微僵,伸手从裙子腰侧的口袋里拿出一支手机放到桌上,宫欧接过手机,手指在自己的手机上划动了几下,然后拿起数据线插在电脑上。

    庞大的办公室里静默无声。

    落地窗外是一片繁华的景象。

    宫欧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部关节,然后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起来,电脑屏幕的光掠过他的瞳眸中,泛着冰凉的冷意。

    时小念感觉自己的手正在一点点变冷,眼中一片黯淡。

    坐立难安。

    封德站在一旁,镇定如他,此刻却也是一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摆。

    良久,宫欧的声音在电脑前面幽幽地响起,“时小念,你站到我身边来。”

    “哦。”

    时小念抿了抿唇,走到宫欧身旁,刚站定,宫欧突然站起来拿起手机连着数据线就朝封德身上砸去,震怒地吼出来,“你们两个竟然敢在我的电脑和手机上做手脚!”

    之前的六天他忙得团团转,到现在才发现,他的手机和电脑都被做了手脚,接收不到外界的新闻。

    呵。

    好样的。

    一个是他的女人,一个是他的管家,这两个人联合起来造反了?

    “……”

    封德被砸得胸口狠狠一痛,人往后退了几步,也不敢捂受伤的地方,就这么低着头站在那里。

    时小念震惊地看向封德,伸手拉住宫欧,“宫欧,你别这样。”

    话落,宫欧倏地回头,黑眸瞪向她,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厉声质问道,“你也在玩我?你是我女人,我忙得昏天暗地的时候,你在我背后动手脚!时小念,你可真对得起我!”

    他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很不好。

    时小念被他甩得往后退了一步,想要说话却被宫欧打断,“你给我站着!不准动!”

    “……”

    时小念咬唇,手脚发凉地站在落地窗前。

    宫欧坐在办公桌前,打开抽屉,在里边胡乱翻着,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宫欧更加焦躁,将里边的东西抓到一样就往外砸一样,抓一样砸一样。

    “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吧。”

    时小念出声道。

    “闭嘴!”

    宫欧低吼出来,将抽屉用力地往外拉,直接将整个抽屉砸到地上,又去拉另一个抽屉。

    时小念看着他蛮横的动作,眉头蹙起来,她想她知道他要找什么。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递过去。

    “砰!”

    宫欧正将一个抽屉拉出来狠狠地往地上砸去,忽然视线里多了一样东西,U盘,可以修复电脑和手机的U盘。

    “连这个都藏好了?到底有什么不想让我看的?”

    宫欧抬眸阴沉沉地瞪向她,粗鲁地从她手里一把攥过U盘,插上电脑。

    时小念伸手就环住他的肩膀,紧紧拥抱着她,低头,下巴抵在他的头上。

    她的手凉得可以。

    宫欧的面色阴沉。

    “你干什么?走开。”

    宫欧恨恨地道。

    “我爱你,宫欧。”时小念抱住他,一字一字说道,“不管外面变成什么样,我爱你,一直一直。”

    她的身体那么凉,她的声音这么暖。

    时小念紧紧抱着他,舍不得放开手,但终究还是被宫欧拉开,将她推开一旁。

    宫欧的手在键盘上迅速敲击起来,手指扣动按键的声音特别清脆。

    电脑屏幕上,蓝条从0%慢慢跃到100%。

    修复成功。

    宫欧直接打开新闻网页,头条标题便是——

    【N.E市值一落千丈,N.E系统手机销量直线下滑,为近几年之最。】

    宫欧盯着那条新闻,修长的手握住鼠标。

    不对。

    不是这条新闻,仅仅是这种讲述客观事实的新闻,时小念和封德不会不让他看,N.E的钱蒸发了多少,他比谁都清楚。

    宫欧在网页上快速敲打出一排内容,登录上外媒网络。

    果然。

    外媒网上内容精彩多了。

    首页上就飘着一条特大号加粗的字——

    【是天才还是偏执狂?高科技潮流竟由精神障碍者在引领!】

    偏执狂。

    偏执狂。

    宫欧死死地瞪着那一串英文,脸色难看得彻底,握着鼠标的手猛地一紧。

    所以,全世界都知道他是偏执狂了?

    全世界都知道了?

    “出去!”

    宫欧阴冷地出声。

    “宫欧。”

    “少爷。”

    “我让你们出去!听到没有?”宫欧震怒地吼出来,左手将桌上的文件档案往旁边一扫,文件纷纷落到地上。

    时小念呆呆地看着宫欧,他很少在她面前这么动怒的。

    “席小姐,我们出去吧。”

    封德走上前来。

    看情形,连席小姐都已经压制不住少爷的脾气了。

    “……”

    时小念看着地上那些散落的文件,黑白分明的眼中没有一点光采,半晌,她跟着封德走出去,将门关上。

    落地窗外飘起一点细雪,天色依然明亮,却渐渐见不到了阳光。

    打印机里吐着纸张。

    宫欧坐在办公桌前,黑眸冷冷地盯着打印机里吐出来的纸,一张又一张,全是诉说他的新闻。

    这就是时小念和封德千方百计想瞒着他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多,这么厚。

    终于,打印机停止打印。

    宫欧伸手拿起那一叠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全是英文加图片。

    宫欧坐在椅子上开始翻阅,第一页便是他生日舞会上偷拍到的照片,他将水果刀刺进那个医学生的手掌。

    偷拍的水平不错,很清晰。

    清晰到能看清他脸上狰狞的神情。

    【宫欧29岁生日晚宴上,宫欧无理由地将一个宾客的手用刀刺穿,因为他身上有病,有着严重的精神障碍,学名为偏执型人格障碍,也许,比这个病更加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就是杀人也不用坐牢,不是么?】

    与此同时,电脑上正播放着视频,有不少N.E的职员在接受采访,对他进行批判:

    “不可否认,我们总裁是个天才,但我受不了他的管理制度,以加班的名义扣留我们整整六天,这和软禁有什么区别?并且要我们上交所有的通讯设备,将我们当贼一样防范。”

    “总裁脾气一直都不好,在我们公司不分男女都是当牛当狗一样操练的,我是底层的人没有资格见到总裁,但我知道我上司只是因为一个标点符号的问题,就被总裁骂得体无完肤,直接被开除了。”

    “我看到国际新闻了,说是总裁是偏执狂,我突然能理解总裁为什么脾气会那么差。我同情他,但让我继续在那样一个领导人手下做事,我受不了。我是个人,不是机器。”

    “我毕业于英国,是在最高的学府出来的,当年是仰慕宫欧的能力才追随于他,一想到这些年来我都是在一个精神障碍者的手下做事,我就觉得恶心。”

    如果种种。

    你一言我一语,打上马赛克后他们尽情地在镜头前诉说着对他的痛恨。

    同情?

    恶心?

    呵,以为打上马赛克就没事了?

    他是宫欧,想要抓出几个人还不容易?他一定让这些人没有立足之地,谁都别想讲他宫欧的闲话,谁都别想!

    宫欧听着电脑里出来的声音,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

    这些愚昧的人,看几个新闻,就相信他是偏执狂了?

    他到底养了一群什么样的废物!

    但很快,宫欧便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那么相信他有病了,下一页的新闻照片赫然印着一个女人昏倒在地T台下方,浑身珠光宝气却挡不住她的消瘦,兰开斯特莫娜。

    【宫欧前未婚妻看SHOW时忽然昏倒,记者冒死偷拍到问医情况,莫娜称自己为悔婚一事精神大为衰弱,中间提及宫欧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经常对她动辄打骂,让她受伤过无数次。】

    呵。

    怪不得所有人都相信了,竟然是从莫娜嘴里说出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