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大叛贼 > 第五十八章 陈天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阿哥胤缇提前回京,并授予兵权南下平叛。按理说太子胤?心里头会有点想法,毕竟这是康熙重用大阿哥的举动,可实际上太子非但没有想法,反而乐开了花。

    这次康熙北巡,太子和大阿哥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已视同水火,其实从太子立位储君那天起,大阿哥就一直瞧着太子不顺眼,双方的明争暗斗一直存在。随着这些年太子一连又做了几件惹康熙很不高兴的事,大阿哥更是上窜下跳,不仅以老大的身份拉拢下面几位阿哥和太子对抗,更是常在康熙面前说些太子的坏话。

    大阿哥这么一走,太子是觉得全身都舒坦,眼中没了大阿哥这个讨厌的身影,就连走路都轻了几分。其实太子并不清楚,按原历史,他将在不久后就被康熙废掉太子之位,而事情的导火线就是他一直不对付的大阿哥,正是大阿哥在康熙面前报告了太子的许多不良表现。比如说他暴戾不仁,恣行捶挞诸王、贝勒、大臣,以至兵丁“鲜不遭其荼毒”,还有截留蒙古贡品,放纵奶妈的丈夫、内务府总管大臣凌普敲诈勒索属下等等。

    种种不仁的表现,都令康熙非常愤怒,同时也深信不疑。最终造成康熙对太子彻底失望,用康熙的话来讲是:“欲分朕威柄,以恣其行事”,从而下决心废掉了太子。

    而现在,虽说大阿哥之前已在背后打过太子的小报告了,不过还未达到量变导致质变的程度。现在大阿哥一走,之后的历史是否会发生改变,这暂且还是未知。

    先不说大阿哥如何南下,又如何调遣兵力围剿袁奇所部,我们把目光重新投向背靠山,经过两个多月的练兵整顿,朱怡成手下的这帮乌合之众已经有点样子了。

    这一日,朱怡成正在房内写着东西,练兵的过程不仅是让手下的人有了些兵样子,其实对朱怡成而言同样也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中二少年,经历了这近半年的颠簸和挫折,再加上亲力亲为地训练这些义军和规划,现在的朱怡成已有了一些成熟的模样。

    “娟儿姑娘,洪爷在里面么?”

    “洪大哥在,有什么事?”

    “陈家镇刚传来消息,在下求见洪爷,还请娟儿姑娘帮忙通报一声……。”

    门外传来低声的对答,打断了朱怡成的思路,刚放下笔,李娟儿轻轻推门进来,说董大山来了。

    “让他进来。”朱怡成说道,拿起桌上已经放凉的茶喝着,这天已经比较炎热了,虽然山里比较凉爽,但这气温还是不低。

    “董大山见过洪爷。”董大山一进门就毕恭毕敬地向朱怡成行礼,作为朱怡成心腹,他的命都是朱怡成救的,考虑到董大山为人机灵,朱怡成特意把对外联络的工作交给他来管,这些日子董大山还算管的不错。

    “坐……。”

    “谢洪爷。”董大山坐下,这时候李娟儿端了碗茶过来,董大山连忙歉身道谢,放下茶后李娟儿退了出去,屋内就他们两人。

    “有什么事?”朱怡成问。

    “刚接到陈家镇传来的消息,说是陈天安要回来了。”董大山神色凝重道。

    “陈天安?”朱怡成想了想才记起这个人,这人是陈天寿的堂兄,不是说他在常德当知府么?

    一个知府,算起来也不算小官了,怎么突然回乡了?难道是因为陈天寿一家灭门的事才回来的?想到这,朱怡成神色有些严峻,他问道:“陈天安回乡是为什么?消息可靠么?”

    “消息可靠,陈天安给桐庐县令去了一封信,说是近日要回乡祭祀陈天寿一家,同时追查当日案发经过。这消息是从县衙传出来的,然后再递到陈家镇那边,半个时辰前刚刚接到……。”

    董大山如此回道,听到这个消息朱怡成心里一沉,说起来陈天寿一家灭门,虽然事后朱怡成做了些安排,无论是陈家镇的老老少少还是县衙的陈清仁和毛义康这两个眼线的因素,从官面上来讲这件事已经了解了。可实际上这案子真要追查起来漏洞百出,毕竟这么大的事总有蛛丝马迹可寻,太祖老人家曾经说过,这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只要认真,没什么查不出来的。

    而现在,陈天安作为一府的知府居然要亲自追查陈天寿一家灭门案,这不能不防,一旦走露风声,这就是一件要命的大事。

    想到这,朱怡成的眉头紧锁,看来想太平地躲在背靠山是不可能的了,如果坐等陈天安抵达后追查结果,那么到时候就被动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半路截杀,可陈天安不是普通人,作为知府肯定会有护卫跟随,截杀的难度并不小,同时陈天安从湖南归乡究竟走的那条路,是旱路还是水路?这谁都不清楚,无法掌握对方行踪的情况,截杀更只是一句空话。

    现在只是康熙年间,凭朱怡成手下的三百多号人加这么一条消息想搞清楚陈天安的行踪根本是不可能的。何况陈天安长什么样,他们也没人知道啊。如果陈天安乔装打扮归乡,就算站在朱怡成面前也不认识呀。

    在房中走来走去,朱怡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更好的办法。最终,他只能交代董大山让陈家镇和县衙的耳目注意打探消息,好生留意陈天安的行踪,一有消息马上来报,同时也做好其他准备。

    等董大山走后,朱怡成在屋里也坐不住了,他匆忙又把田文勇等人招来,交代他们这些日子抓紧训练部署,做好出兵的准备。坐以待毙可不是朱怡成的性格,一直有着危机感的他已不会对任何小事放松警惕。

    就在朱怡成抓紧安排的时候,陈天安一行已经坐船抵达了桐庐县,陈天安并未打出他的知府行头,而是青衣小帽扮成行商,由三十多护卫保护着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

    下了船,登上码头,看着不远处的县城,陈天安冷冷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作为一个归乡的游子,回到家乡应该是欣喜和感慨的,可是如今的陈天安心中还有无比的痛楚和愤怒,他这次回乡其目的并不是别的,而是要查清陈天寿灭门一案。

    陈天寿不争气,这点陈天安心里很清楚,早年归乡省亲的时候陈天安就为此训斥过这位堂弟。但再怎么说,陈天寿还是自己最亲的兄弟,更何况陈天寿的母亲,也就是陈天安的叔妈当年待陈天安更有大恩,如果不是当年叔妈省吃俭用支持陈天安读书进学,也不会有后来陈天安高中的那一日。

    所以,当接到陈天寿一家灭门消息时,陈天安是心痛的泪如雨下,哭得几欲昏死过去。等冷静下来陈天安仔细再看桐庐县衙的文函后,对此案感觉疑惑重重,以他的直觉这案子并非函中写的那么简单。

    道理很简单,陈天寿灭门案发生的时间离杭州大战实在是太近了,虽说桐庐县也提到了战败的流寇害了陈天寿一家,可仔细想想如真是流寇害民,凭桐庐县这些人能挡得住?别人不清楚,他陈天安还不知道自己家乡的事?更何况,整个陈家镇就只有陈天寿一家遭了毒手,这也太过离奇了。陈天寿平日好狠斗勇,家中不仅有护院还有不少家丁,普通贼子几十个也攻不进陈家大宅……。

    种种疑点摆在面前,不能不让陈天安大起疑心,而此时朝庭下令调集湖南兵马入江南围剿袁奇部,陈天安借此机会主动请缨,以督押粮草的名义亲回浙江,顺便查清此事真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