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绝世医仙在都市 > 第259章 其中缘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光刺眼,耀得人双目刺疼,白俊晨也并非等闲之辈,见势不妙,就地一滚,身体匍匐。

    待到视野恢复之后,周遭哪还有萧逸的踪迹,只见地上留下一串奇怪的脚印还有几块摆放怪异的小石头。

    看着那些个石头,白俊晨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阵法”说着,手托下巴,脸上露出极其诧异的表情。

    在帝战时期,阵法也成大放过异彩。

    要知道,当时有两类人,是各方势力必争。

    其一就是这精通阵法之人,阵法有一阵破千军之说。

    另一类自然就是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医门了。

    “白少爷,怎么办!”一黑袍人出言询问。

    “有意思!竟然还会阵法”白俊晨淡淡扫了周围一圈,转身踱步离开。

    “我们回去,那边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黑袍人欲言又止的模样,脸上尽是不甘,要知道他们可是追了萧逸好半天,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意想不到结果。

    “就让这小子多活几天,反正他是出不去的,我们先过去跟那边人会合”

    “该死的小子,要不是他,白依晴早就死了,坏我大事,定不饶他”。

    声音渐行渐远,没一会,白俊晨跟一群黑袍人便消失在密林当中。

    “沙沙!”

    原本除去几块小石头,毫无异常之处的空地上,莫名起了一阵风,随着清风掠过,萧逸的身影竟莫名出现。

    他就好似从未离开过那里。

    望着白俊晨等人离开的方向,萧逸不由的陷入了沉思,眉头紧锁。

    从那些话中,不难推敲出,白俊晨是个隐藏极深的反骨仔。

    先前萧逸觉得奇怪,按理来说,玉龙山庄就算再怎么衰败,毕竟是拥有千年底蕴的势力,不可能那么容易被攻破,现在看来,白俊晨在这其中恐怕没少出力。

    萧逸本想在白俊晨等人陷入阵法中的第一时间就离开,现在想来,还好没走,而是在布了一个阵中阵,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探听到这些密事。

    停留了片刻,萧逸也遁入了密林,他并不想跟上去,他得先弄清楚,现在这个小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至于白如雪,那女人就不用他担心了,毕竟那是一位聚顶巅峰修为的高手,就算此时没有恢复,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狂风卷过,空气当中弥漫着刺鼻的灼烧味,漫天灰烬掺杂着数不尽的红枫落叶。

    此时,玉龙山庄正厅大堂,这里挤满了人,一排排身穿黑袍笼罩全身,手握黑色弯刀的人面色肃穆,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肃杀之气。

    黑袍人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目光凶恶的紧盯着在中的一群人。

    黑袍人当中有一中年人,剑眉横竖,面目和善,一副谦谦君子,身穿银白色道袍,跟黑袍人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他正襟危坐,手拎半盏茶玉壶,是不是喝上一口,玉壶当中也不知是茶还是酒,此人一副十分享受回味模样。

    别看此人一副无害模样,他可是毒宗鼎鼎大名的四大天王,银龙,拥有通明三重天的修为,仅差一步便能踏足武道巅峰,聚顶境界。

    银龙时不时的扫一眼被围的玉龙山庄众人,他显得十分的淡然,并不急着杀掉这些,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银龙,我们玉龙山庄一向不理会世俗之事,你们毒宗竟敢大举侵犯,就不怕被天下人群起而攻之”

    银龙淡淡扫了一眼说话之人,眼神微微一咪。

    这人他认识,玉龙山庄长老,修为也不低,有通明二重天,是玉龙山庄能叫得上号的人物。

    只不过此时,这些人皆成了阶下之囚。

    “这天下,是毒宗的天下,谁敢不服,谁能不服”。

    银龙伸手虚握,平举向半空,目光凌厉。

    “不服者,杀之”

    他声如洪钟,绕梁三尺仍有余音。

    “好大的口气,区区不入流,小小毒宗,也敢枉称天下”。

    风起,卷起漫天扬尘,半空中,火红枫叶,片片落下。

    两名女子随风而至,翩迁而下。

    一人,冷艳绝傲,如同那万年的寒冰,迎风而立,傲雪寒梅花自开。

    另一人相比前一人就显得普通少许,不过她眉宇间却有一种逼人的英气,这是一种站在武道之巅,俯瞰众生的王者之气,她蔑视一切。

    这两人正是与萧逸走散的白如雪还有白依晴。

    “银龙”白依晴蔑视的撇了银龙一眼,然后道:“徐福的一条看门狗,嫣敢这般大言不惭!”

    “族长”

    “族长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

    被围的一群人纷纷骚乱起来。

    空气中充满了肃杀之气。

    银龙的眉头紧紧簇起,他放下手中玉壶,反手拔剑,目光在白依晴跟白如雪两女身上流转。

    银龙十分的惊诧,白依晴不是中了蛊毒七绝天么,怎么现在看起来一副没事人一样,还有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隐隐间银龙感觉,新出现的这个女人竟然给他一种压力,这种压力只会出现在,面对徐福那种层次的人才会有的感觉。

    就连玉龙山庄的主人,白依晴也未曾给过他这种压抑的感觉。

    难道这女人是一个不亚于宗主那种层次的人。

    不这不可能,银龙细细打量,暗自提高警惕戒备。

    他知道,这次的对手恐怕不简单,不过他并不担心,对自己的实力,银龙还是很自信的。

    银龙本就不是战斗型,他擅长的速度,以敏捷,迅杀之术为上,更何况现在他手中还有人质。

    毒宗可是以毒为宗,这些被围的人,实力不在他之下的少说也有五六人,可这些还是成了阶下之囚,可想而知,毒宗的毒有多难缠。

    只要这些人的毒不解,白依晴就只能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下狠手。

    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那个在白依晴身后的女人。

    两人的站位,竟然是这个女人在主位,白依晴在次卫,这很不可思议,白依晴那可是玉龙山庄的主人,权势滔天,宗主也十分的忌惮,要不是宗主用计,要拿下玉龙山庄可能要付出比现在还要大很多倍的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