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绝世医仙在都市 > 第119章 唯一线索——朱军(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蓉仰着头,对于萧逸她的充满的愧疚还有感激。

    借助月光可以看到她脸上是一抹挣扎,最后咬着嘴唇,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

    她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周遭,发现没有人之后才小声的开口:“萧医生,你帮了我们一家这么多,我要是在隐瞒什么就太不是人了,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知道的,我一定全都告诉你”

    “喔”萧逸用唏嘘的目光看着她,挑着眉笑道:“怎么改主意了!”

    “呃”徐蓉面色一?濉

    低声说道:“建国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的,无依无靠,我不想在掺和任何的麻烦,等过段时间,我就带着军儿离开这里,所以。。。。”

    “所以怕我牵连到你们”

    “哼”说道这里,萧逸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们,我会掺和进这些破事吗?实话告诉你,李建国死的那晚我就在场,杀他的人追了我大半条街,现在我能活着已经是万幸了”

    “什么。。。”徐蓉大惊。

    “李建国是拍拍屁股死了,保全了你们母女,我呢,我现在连谁想弄死我,我都不知道”萧逸是越说越气啊,他最讨厌这种被人盯上,而自己又无能无力的情况。

    “不能离开吗?”

    “离开,说得轻巧,我能去那!”

    “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告诉我,李建国是不是在作什么试验”萧逸直截了当的问。

    徐蓉冲着萧逸摇了摇头道:“建国的事情从来不告诉我们母女,不过他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发生了意外,就让我带着儿子离开定海,走得越远越好”

    “就没有别的线索,例如他跟什么人接触?”

    “这个”徐蓉偏着头,仔细回想着。

    “对了,他提到过一个人”

    “谁”萧逸感觉就要抓住事态重点。

    “朱军!”

    “是他!”这个人萧逸认识,定海市最杰出的参议员,也是陈丽红的老公。

    他怎么又跟一个小小的分区队长搅和在一起了?这一点,萧逸十分不解。

    接下来的谈话,都是一些只言片语,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也没有丝毫的线索,萧逸无奈苦笑。

    果然啊,李建国做事怎么可能告诉家人呢,其实来找徐蓉也不过是想碰碰运气而已。

    能够得到一条线索也该知足了,接下来得想想办法怎么解除朱军这个人。

    想要搭上这条线,不能盲目,指不定现在暗中就有不少眼睛已经盯上了他,唯一的突破口,萧逸放在了朱军女人的身上,也就是陈丽红。

    这个趾高气昂的女局长,就是不知道,她在这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你父亲现在。。。?”

    “啊”徐蓉一愣然后道:“我父亲早年就去世了!”

    “什么,去世了?”这个结果是萧逸万万没想到的,从李建国话语的只言片语中不难知道,幕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徐福,可现在徐蓉竟然说徐福早年就死了。

    “对啊,都好几年了”

    “那李建军之前说得那些话。。。”

    “哎!他也就是嘴咧咧,我父亲死的时候,军儿都还没出生呢,只不过父亲虽然去世了,可娘家的势力还在,加上父亲是开国元勋,没事军儿就爱拿着父亲的名头张扬”

    “原来是这样!”嘴上说是这么说,可心里,萧逸是一点不信。

    他的目光时不时的打量这徐蓉的表情,想要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说谎,事实很残忍,徐蓉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难道幕后人真的跟徐福没有半点关系,对于这一点,萧逸的持有否认的,那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徐蓉也被瞒在鼓里。

    要真是这样,那么其中必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避讳。

    事情发展的情况,远远超出了萧逸的预知,这也就是说明,暗中的危险更加严重。

    一个人走在静寂的柏油路上,头顶是半弦月,耳边是人流的熙熙攘攘,夜风轻轻挂起萧逸的头发,露出了他那张秀气中又带着坚毅的脸。

    他轻轻抬起头,前方是一条小巷,黑暗一片,正如他接下来的路,黑暗一片,找不到目标,找不到方向。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掺和进任何的麻烦事情当中,只想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可世界总是身不由己,它不会为你停留,你只有不停的走,才不至于被它远远抛下。

    “算了,走一步,算一吧,小爷也不是好欺负的,惹毛了,大不了一拍两散,给你来个鱼死网破”

    深深呼了口气,舒展了一下星期,甩甩头,把那些烦恼的事情都抛之脑后,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家。

    市中心,城区,私家宅院。

    还是那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任何的现在家电,所有的装饰格调都透着古朴。

    打开院门是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两旁种植着绿草还有茶花。

    顺着茶花前行,最先映入眼帘是一片人工湖泊,湖水中不时的有鱼儿跃出水面,在空中展现一条美丽的抛物线,然后又扑通一声落回水中。

    周而复始,鱼儿好似在欢快地嬉戏,又好似在奋力的抵抗,湖水再美,终究是湖,它没有海的广袤,没有溪流的错纵,它就好像是一个牢笼,鱼儿一个个跃出水面,似乎想要逃离这个牢笼。

    庭院的风景很美,可是却透着一丝凄凉,这里没有丝毫的人气,黑夜中只有小路尽头一盏忽明忽暗的油。

    “咯咯咯!”突然,黑暗中传来一阵女人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

    那盏昏黄油灯在黑暗中,火星摇曳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但是又不灭。

    油灯被放在一张古朴的檀香桌上,桌子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靠在摇椅上,双眸微咪,好似在小觑。

    “为什么不开灯!”这是一道极其清冷的声音,听在耳中,给人一种冷漠到极点的感觉,就好像机器一般。

    “黑暗,不是更加适合我”老人依旧闭着双眸,不急不缓的开口。

    “市医院那边,推出了药方”女人说话惜字如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