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57章 初登舞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位勇者带领这一群精通魔法的法师费尽心思终于制作出了一套勉强能用的魔法传讯系统。经过了多年的发展,这套系统勉强可以进行简单的远距离信息交流。只是由于系统过于复杂,使用成本过高,用得起的人太少,这套类似于无线电电报的传讯系统只能像电报局那样开设在各城市之中。

    当琳达慌慌张张地回到卧室里的时候,远在比施贝格王国王都的安托万二世被秘书叫醒,然后接过了来自阿瓦隆城的消息。

    当大王子艾布纳·比施贝格接到立即觐见国王的命令,从情人们的身下离开,急匆匆地来到王宫外面时,一张从天而降的桌子给砸向了他的脑袋。

    艾布纳只是看了这张熟悉的桌子一眼就知道它的来自父王的卧室。在他还小的时候,父王就喜欢让他站在这张桌子上,帮他穿上小巧精致的皮甲头盔,然后架在肩膀上玩骑马打仗的游戏。

    后来,这个游戏变成了他和弟弟艾布特·比施贝格与父王三人的游戏,他们一左一右地坐在父王的肩膀上,向一间又一间房发起进攻。

    直到有一次安托万二世不小心让两个儿子的脑门同时撞到了门框上。

    艾布纳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突然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飞来的桌子穿过他身后的残影后砸到了地上,连他的一丝头发都没有碰到。

    紧接着,又一个黑影从破碎的窗户中飞了出来。

    黑影在空中调整了身形,然后优雅地落在了艾布纳的右前方。

    人影向艾布纳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说道:“主人在寝室等候大王子。尤斯巴赫将军已经到了。”

    艾布纳从喉咙里“嗯”了一声后就离开了。

    这个人是安托万二世的奴隶,同时也是他的秘书。这些忠诚的奴隶只效忠主人安托万二世一人,是安托万二世得力的助手。

    艾布纳不会傻兮兮地去和这些奴隶套近乎,在别人看来,谁知道你是不是想通过他们对国王有所企图。

    他真要这么做,首先是奴隶会被处死,接下来他大王子也会得到安托万二世亲自下达的拿着一根擀面杖独自向雷德金公爵的军队发起冲锋的命令。

    听到禁卫军军团长尤斯巴赫也过来了,艾布纳不由得加紧了脚步。

    需要连夜把禁卫军的军团长叫来,那么必然是发生了极其严重的事情。要么是发生了叛乱,要么是外敌入侵。

    不过他最希望的还是三个弟弟密谋造反,然后同时被发现,接着同时被抓出来收拾掉。不过他知道这自然是自己的妄想,他们三个真有这么笨,就根本没机会和自己竞争了。

    在国王寝室门前站满了禁卫军,同时安托万二世的咆哮声从卧室里穿了出来。

    艾布纳整理好了衣服,确定身上没有口红吻痕之类的遗留痕迹存在后,他走进了卧室里。

    安托万二世此时正坐在床沿上,这是卧室里唯一完好的家具了。他此时正向尤斯巴赫问道:“如果我们现在联合雷巴赫王国与雷德金开战,军事上有多大的胜率?”

    尤斯巴赫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秋收已经开始,我们只有在秋收完毕才能征召各领地的领主出征。”

    “三个小时前收到了情报,菲林根王国的禁卫军已经开始南下,理由是抓捕参与了拐卖人口的犯罪团伙。”

    “两个小时前得到的情报,大江上的精灵王庭船队正在向维斯玛王国的港口集中,据说是将与维斯玛王家船队进行一次大规模联合水上救援演练。”

    此时的安托万二世已经冷静下来了,在得知雷德金公爵这个老对手突然出现在菲林根王国的地盘上之后,他的直觉告诉自己,雷德金公爵肯定和菲林根王国达成了某种协议。

    出动禁卫军抓捕犯罪团伙?鬼才信巴奈特一世那家伙找的借口。

    只要比施贝格王国一和东边的雷德金公爵开战,西北的这帮禁卫军肯定会追击逃犯追到比施贝格王国境内。

    还有南边的精灵王庭和维斯玛王国,他们搞的那个什么联合演练肯定会把比施贝格在南边的港口给封锁起来。

    好在东北边的比伯拉赫王国目前没有动静,不过其当他几个地方有动静之后就难说了。

    尤斯巴赫虽然没明说,但是其中的意思很明显,赢不了的。

    艾布纳在一旁听得真切,虽然不明白具体的起因,但他已经可以肯定,雷德金公爵这是要搞事,为自己几年之后的加冕造势了。

    安托万二世把一张被揉得快碎掉的羊皮纸递给了艾布纳,艾布纳接过来看过之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难怪父王会如此暴躁,这样的条件每一条都是他不能接受的。

    安托万二世对艾布纳说道:“你等下立即乘狮鹫去阿瓦隆城,和雷德金的谈判就交给你了。同时你带上一队狮鹫骑士,告诉菲林根王国我们不是好惹的。”

    艾布纳接下了这个任务,然后他等着父王划下谈判的底线。

    过了近十分钟,安托万二世对艾布纳说道:“艾伦不能死,土地不能割让,钱可以适当的给,琳达……唉……”

    又过了好一会,安托万二世才继续说道:“琳达不能受委屈。”

    然后安托万二世站了起来,伸出双手同时拍了拍艾布纳的肩膀,然后低声说道:“五年,艾布纳,比施贝格需要至少五年的时间。”

    “必如您所愿!”艾布纳回答道。

    第二天清晨,刚抵达阿瓦隆城的艾布纳·比施贝格不顾旅途的劳累,前往了雷德金公爵下榻的“龙门旅馆”。

    随后雷德金公爵与艾布纳·比施贝格王子进行了闭门磋商。

    在拍坏了五张桌子的同时,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

    其中有四张桌子是艾布纳为了强撑自己的气势猛拍桌子时拍坏的,反正到时候是住这里的雷德金公爵赔钱。

    第一条处死四王子的事情双方没有再提,大家都没有在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第二条割地赔款其实是雷德金公爵的重点。

    北方大陆上,所有的河流都是由北向南注入大江。

    然而,雷德金王国所在的东部北方,由于隔开大草原与农耕区的分界是大青山山脉,这就使得流经雷德金王国的河流无法让商船抵近大草原,而且山脉里的道路远没有西边的枫林好走。

    而在西边的比施贝格王国,有几条河流是发源于枫林的,从大江上逆流而上可以直达菲林根王国和比伯拉赫王国在北方与大草原交汇的枫林地区,进而穿过好走的枫林进入大草原。

    雷德金家族一路向西攻占比施贝格王国的土地,一大目标是夺取一条能由南至北不经过比施贝格王国就能进入比伯拉赫王国进而抵达枫林边缘的水路。

    现在他们在地图上离这条水路还有一两公里了,但后来雷巴赫王国的太子不行了,这才让雷德金公爵把重心转移到了国内。

    在各拍坏一张桌子后,雷德金公爵终于和艾布纳达成了共识。雷德金放弃了领土要求,转而获得了凡是挂有雷德金家族纹章的商船可以在这条河上免税航行十年,期间比施贝格王国不得以各种理由拦截的许可。不过他不能在这条河上以各种借口运兵。

    这一条谈拢之后,艾布纳松了口气。雷德金公爵暂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水上通道,在协议生效期间,他的西进欲望就没有这么强了。

    在接下来关于琳达联姻的问题上,艾布纳拍坏了两张桌子。

    艾布纳以琳达还小为理由,要求订婚仪式和婚礼必须在七年等琳达满18岁后再举行。

    雷德金公爵只是回了一句,你出生的时候,你妈几岁?

    然后两边就僵住了。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踢开了。

    “桌子还没坏,还不用换。”雷德金公爵下意识地对门外说道。

    但是他看到进来的人不是服务员,而是穿着一身金黄色盛装的琳达·比施贝格。

    此时已是黄昏,夕阳的金黄从门外洒进了会议室里。

    踏着夕阳而来的比施贝格王国五王女在阳光之下犹如镀上了一层金光。

    会议室里的人都没有想到琳达会在此时闪亮登场。

    表情高傲的琳达走到了艾布纳的身边,然后双手“嘭”地一声拍到了摇摇欲坠的桌子上。

    她用轻柔的声音对雷德金公爵说道:“雷德金公爵,请问我在自己的事情上能否提出自己的意见。”

    会议室内外顿时鸦雀无声,雷德金公爵第一次以打量敌人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这位王女。

    “可以。”雷德金公爵郑重地说道。

    琳达一字一句地说道:“在接下来的7年里,我将前往知识都市求学。在年3后我年满14岁的生日宴会上,雷德金家族提出若干位我丈夫的人选,我将在其中选择一位与之订婚。当我年满18岁后,再与他完婚。在订婚前,雷德金公爵的军队不能跨过现在边境的半步。”

    雷德金公爵直视着琳达倔强之中带着一丝害怕的双眼,说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琳达同样直视着雷德金公爵的双眼,说道:“我将与比施贝格将士同站于前线之上。若胜,我跟随将士踏于故土之上。若败,贵国大军若想踏上比施贝格国土,先从我的身上踏过。”

    这时艾布纳站起身来,站在琳达的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妹妹颤抖的手,然后对雷德金公爵说道:“届时吾必站在吾妹身边。”

    雷德金公爵继续直视着琳达不说话。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就在琳达准备撑不下去的时候,雷德金公爵站起来一掌把桌子拍得粉碎。

    “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随着《关于雷巴赫王国比施贝格王国共同通航与联姻协定》(简称《阿瓦隆城协定》)的签署,琳达·比施贝格的名字第一次在大陆上流传开来。

    看着远处正在抱着戴安娜一脸后怕的琳达,和众人离开会议室的雷德金公爵不禁脱口叹道:“生女当如戴安娜,安托万儿子若豚犬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