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长生十万年 > 第三千五百八十三章 过西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紫!阳!”

    咔擦!拳头紧握,在长风国的“千古一相”张子眼中,迸发出滔天厉芒。

    “诸位将士,我王被弑,此贼罪大恶极,竟敢来我长风国放肆!”

    “何人愿随老夫一战!”

    吼!张子振臂一呼。

    “我愿一战!”

    “我愿一战!”

    ……“我愿一战!”

    十里之内,超过二十万禁卫军,齐刷刷的站出来。

    “好,很好!”

    “诸位将士,今日随我诛杀此贼!”

    哗!声音落下,张子浑身文风环绕,一股磅礴的力量冲天而起。

    “这是……国运的力量!”

    “不愧是张子!”

    “这两百年来,我长风国虽是以大王为尊,但一直都是张子在主持国事。”

    “真是没想到,原来张子对一国气运的调动,已经到了不逊色大王不断地步!”

    “千古一相,恐怖如斯!”

    这惊人的一幕,让列国群雄无不震动。

    长风国的百姓们,都陷入了兴奋。

    “大王已逝,国不可一日无君,从今日起,文才,你便是长风王!”

    嗡!张子这话一出,云文才浑身一震,目带激动:“老师,我……真可以?”

    “当然可以!”

    张子点点头,目带威严。

    “云少爷,张子乃一国之相,也是百官之首,他能调动一国气运。”

    “只要您立刻登基为王,那您就能调动张子的力量!”

    “到了那时候,整个长风国之内,所有臣民的功德信仰,都能够为您所用!”

    有老臣站了出来,说出了这句让云文才怦然心动,激动万分的话来。

    云文才很有才华,也非常自傲,但他并非没有自知之明。

    对云文才而言,能成为长风君的义子,位列储君,这已经是天大的机缘。

    可云文才做梦都没想到,他还没当储君,直接就一步登天,成为“王”了?

    我的天!这巨大的幸福,让云文才目瞪口呆,傻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文才,事不宜迟!”

    “如今国难当头,我长风国的兴衰荣辱,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张子义正言辞的怒吼,将云文才从沉思中惊醒。

    他这才意识到,今日自己不但占尽便宜,而且还会被人传颂?

    这天底下,竟有如此好事?

    云文才惊呆了。

    但旋即,他欣喜若狂:“弟子愿为家国不惜一切,只怕自己才疏学浅,无法担任这一国之君的大位。”

    “文才严重了,放眼这一国之地,舍你其谁?”

    张子目带严肃。

    “还请云少爷,为一国考虑,即刻登基!”

    哗啦……成千上万的臣民,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这壮观的一幕,看的战飞脸色大变。

    “姐夫,趁着云文才还没继位,立刻进行总攻,将这些臣民驱散,否则……”“阿飞,你过来。”

    嗯?

    望着八乘马车内,那好一动不动,依旧在淡然看书的叶秋,战飞不禁一愣。

    事情都到了如此地步,姐夫居然还沉得住气?

    难道姐夫不知道,他虽带了百万大军,可这里是长风国的王城啊!就算金龙吞噬了风龙,可你在敌国的老巢,如何对抗一国?

    是,强汉是强!但问题是,强汉建立才多久?

    而且强汉五个大洲的臣民,加起来才多少人?

    长风国是大国,位列大河第二,一国臣民万众一心,那绝对很恐怖!怀着焦急和不安,战飞来到叶秋的八乘马车内。

    “坐。”

    “是,姐夫。”

    战飞赶紧坐下。

    一本散发着墨香的书籍,被叶秋放在了战飞面前的桌上。

    “过西论?”

    扫了一眼书名,战飞一愣。

    “过”,是指“路过”的意思,“西”自然指的是“极西之地”。

    过西论?

    这岂不是意味着,眼前这本书,是以一个庞观者的身份,对整个极西之地的点评?

    是谁那么大的口气,居然敢用这个当书名?

    怀着疑惑和好奇,战飞翻开第一页。

    “灼日帝据极西之固,拥万国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儒城,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

    只一眼,战飞就不禁眼睛一亮,感觉到了热血沸腾。

    一口气翻了十几页,战飞越看眼睛越明亮,激动的不能自己。

    这本“过西论”的上卷,写的都是灼日大帝的崛起经过。

    一个微不足道的少年,自贫寒而起,白手起家,从无到有,打造出偌大的帝国!在这个过程中,充满了无数的阴谋、阳谋、权谋,大帝却毫无畏惧!到最后,整个极西之地,上万个诸侯,都臣服在了大帝的脚下!“这才是人杰啊!”

    “同样是‘王’,我大河平原的诸王,和灼日大帝一比,简直就是蝼蚁!”

    怀着兴奋,战飞继续往后翻,脸上笑容却渐渐凝固。

    在接下来的十几页,是描述灼日帝攻打儒城失败,道消身殒的经过。

    堪称惨烈!那震撼而残酷的一幕,看的战飞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稷下剑圣的强大,儒城的坚固,都让战飞目瞪口呆。

    他做梦都没想到,原来南国的强大,根本不是大河列国所能想象。

    尤其是南国将士恐怖的战斗力,对战飞而言,如同天兵天将!看完中卷之后,战飞的心情很不好。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灼日,不肯归极西。”

    “灼日万古一帝,当年明知事不可为,却依旧攻伐儒城,此乃为苍生而战,亦是为改天换地,重建剑道而战。”

    “当年稷下剑圣那一剑,虽有斩龙之威力,但若是灼日要逃,也是能逃走。”

    “只是灼日帝明白,他若是逃了,虽能侥幸不死,也能称霸极西,却再无逐鹿天下,屠天证道的力量。”

    “大帝不愿苟活,坦然抗下稷下剑圣那一剑,以期和天争锋,虽败犹荣!”

    虽败犹荣!看了中卷的总结语之后,战飞眼睛一亮,再次变得热血沸腾。

    是啊,灼日大帝是败了,但那又如何?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我战飞若将来有一天,能有灼日大帝这般的成就,面对稷下剑圣之时,亦不会退缩半步!怀着激动的心情,战飞继续往下看。

    这不看,不要紧。

    这一看,战飞瞳孔一缩,脸色渐渐变得凝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