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天降横财 >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为了那块石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么说,陈江还是为了那块石头。”赢君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本来是打算以绑架陈秋墨的名义,逼迫陈江和云家决裂,从而给秦凡那边争取更多的时间。

    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地帮陈江找到了接口。

    只是无论怎么想,这块石头和陈江的关系都不大。

    他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地自己想去拿,除非,在他的背后,也有一个大人物存在,陈江不过是枪,刚好被点在了云家的脑门上。

    “那你说,我舅舅会跟云家拼到两败俱伤吗?”

    陈秋墨沉默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毕竟是亲舅舅,陈秋墨从小也是在他身边长大,天大地大,娘舅最大,说是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安危,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是最好的可能。”

    赢君瑶轻声叹了口气道:“云家作为古家族,何时被人如此当面羞辱,今日陈江算是触碰到了云家的逆鳞,如果他不能在事情结束时,给云家一个何时的说法,恐怕,云墨就算拼到得罪陈江身后的那个大人物,也不会让他活着离开云府。”

    云墨是何人?古家族老祖级的存在,其声望和地位甚至要远远超过龙君和赢望舒这种当代家主。

    而这两天,陈江当着他的面,先是如同对待囚犯般控制了所有云家人,然后又三番五次地对其出言不逊,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以外界对云墨的了解,他恐怕就算是拼到云家覆灭,也会要了陈江的命。

    更何况,杀了陈江,他还不至于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

    陈秋墨不说话,但是面色忧郁,看起来已经是动了情绪。

    赢君瑶看了白蒹葭一眼,白蒹葭神情有些犹豫,她不善言辞,不像赢君瑶这么会劝人。

    赢君瑶无奈,只能说道:“你现在不能出现。要是你现在出现,也就坐实了陈江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发起的这件事,而且只要你一天不出现,云家就一天没法完全洗脱罪名,这样的话,陈江还是会有一线生机。”

    “嗯。”

    陈秋墨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虽然很清楚,陈江这次兴师动众地带人围了云家,其实就是为了那块所谓的势头,要人,不过是个措辞。

    但是她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曾经在陈家里,看起来最与世无争,却一步步走到了这种地步。

    不过,想来也释然。

    毕竟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心性单纯,与世无争,也不可能站在现如今这个高度。

    但是,权利会让一个人疯狂,也会让一个人完全丧失理智。

    象陈江目前这个状态。

    陈秋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出现,陈江会不会因为她,而放弃对云家的围堵。

    “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这时,白蒹葭忽然提议道。

    二女一愣,“去云家?”

    “嗯,去云家。”

    渠志海开车,带着三人离开聚龙阁,千万郊区云府。

    此刻,云府已经被砸烂了。

    陈江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开始不惜一切代价,命令手下清除了府内一切障碍,几乎毁掉了云府一半以上的建筑。

    整个云府内一片狼藉。

    数百个云家人都抱头蹲在废墟中。

    看着那些人在里面疯狂砸挖,眼睛全都充满了血丝,恨不得将他们直接踩在脚下,结束这些人的生命,方能洗清耻辱。

    云府四周是一片开阔地,没有任何居高的位置,让人俯瞰府内,试图对云府不利。

    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远远地停在十公里以外。

    这边的道路全部都遭到了封锁。

    根本就进不去。

    渠志海把车子停在一边,白蒹葭陪着陈秋墨走下车,看着远处如同被封死的无人区,神情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走吧。”

    片刻后,陈秋墨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上了车。

    白蒹葭不明所以,也只能跟着上去。

    上车后,陈秋墨问道:“秦凡现在在哪?”

    白蒹葭和赢君瑶对视了一眼,说道:“在外地,没有在上京。”

    “不能见到他吗?”陈秋墨问道。

    “暂时,恐怕不能。”

    其实她们现在也很想见到秦凡,但是谁也不知道,秦凡目前的处境到底有多危险,没有人敢去试探,否则一旦暴露了秦凡的行踪,等待他的,恐怕将会是恐怖的灾难,没有人敢去冒这个险。

    “那我想去趟南都,可以让我走吗?”陈秋墨又问道。

    “恐怕,还是不行。”赢君瑶叹息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