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携父成神录 > 第七十七章 四起波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老堂,后堂

  大帅白长岌新收的义子,出乎意料地击败了双生灵体的秘术师兄弟,打乱了丞相的通盘布局。

  后堂上下乱成一团。魏主事瘫在椅子里,面如土色,额头上汗水涔涔。他不敢想回府后会面临着什么样的责罚。

  结果已出,现在不管怎么做都于事无补了。

  他没有办法。场上的判罚是九老堂的权利。他能掌控的,只有选手的参赛资格认定和分组……

  “取消他们的资格!”魏主事嘶哑着吼道。别想,别想再得意了。

  忽然,他猛地站起来,几步蹿到对面的墙壁前,双手扒在挂满了晋级标记的板子上,仔仔细细地确认了好几遍,

  “等等!等等!”

  主事叫住了正要奔出后堂传信的书吏,急切地喘息着说:“先,先别拦着。甭管上两个人,还是仍然一人出战,让这个乙弛继续参赛!”

  “大人……”

  “就按我说的办!他要输了也就算了。如若再胜,明天一早取消资格不迟。”

  一向自负心思缜密的魏主事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了。他咬牙切齿地朝板子猛拍了一掌:“索性……你们也别想好了吧!”

  板子被大力击打,震颤了几下。

  跟代表乙弛标牌并列的小牌子晃翻了个面,摇动不止。

  牌子上誊着几个小字:羽林西营。

  九老堂,演武场

  “偷机取巧”胜了秘术师兄弟后,乙弛苦苦坐等了很长时间。等到第三轮开始时,演武场四周已经点亮了灯火。

  前两轮的偷袭战术,所有选手都知晓了。对手不会再给他那样的机会。

  小乙准备好去面对真正的挑战了。比如面前这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

  他们都是出自羽林军的五品校尉。锣声刚响,他们就举起巨大的全身盾,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紧接着,就像两头杌角犀一样埋头顶了过来。

  场地狭小,本就不利弓手发挥。两个刚猛无铸的中年校尉轮番冲撞,更是要把乙弛逼近死角。不管用什么弓斗术,只要被他们的盾阵封住,比赛就结束了。

  不过校尉们还是失算了。举着巨盾虽然避免了被秒杀的危险,但也大大影响了自身的行动能力,何况二人的轻身体术本就不如乙弛。

  小乙滑得像条泥鳅一样,他们追不上。

  贴着场边游走了好几圈,羽林校尉们有些焦躁了。小乙却忽然慢下脚步,随手甩出一支支长箭,错落有致地在场内插了一圈,眼看腰间箭壶就快空了。

  “云州弓术。”观战的白凌羽喃喃道。

  柏夜不懂,疑惑地问道:“啥意思?”

  “配合步法,遍插箭阵,进退腾挪间随时拔箭。这是为了久战的弓法,插地上几百支箭射着才过瘾。可小乙只有一壶箭啊,不知他要怎么变化。”

  场内扛盾追逐的羽林校尉,当然也注意到了乙弛的举动。二人对视了一眼。他们不识得什么云州弓术,但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个简单直接的机会。

  只要踩断插在地上的箭支就行了。没了箭的弓手,自然就没有威胁了。

  就在当先校尉举腿跺下的一瞬间,一支长箭刁钻地击中了他露出盾牌的膝盖。

  乙弛的箭壶里,还有四支包着布团的无头箭,魁伟的校尉膝盖窝中箭,吃痛跪倒在地。巨盾一歪,上半身又露出了破绽。

  电光石火间,额头和太阳穴同时各中一箭,当场人就昏了过去。

  连珠快箭顺利地解决了一个对手,乙弛仍然行云流水般跑动不停。

  剩下的对手紧张地以趴伏在地的同伴为掩体,随着乙弛的身形狂转,手中的盾牌不住上封下挡,左遮右拦。

  但是,在场地中央原地转了二十几圈后,校尉还是有些转向了。终究没能挡住乙弛从四面八方袭来的箭雨。身上、腋下、颈窝连连中箭。

  长箭从地上拔出来,头上的布套却留在了地里,箭竿硬茬直接戳到了肉上。霎时间,校尉的脖子上飙出一注血箭。虽然只是皮肉伤,但司裁还是连忙叫停了比赛。

  这场胜利叫人无话可说。虽然让敌手见了血,应该也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

  一日三胜,单枪匹马参加双人对抗赛的乙弛,接连淘汰了丞相和大皇子最寄予厚望的两组选手。现在,他是八强之一了。

  九月初十,九老堂,大校场

  大考日程紧凑,今天是要决出单人和双人对抗两个冠军的。

  几千名观众选手早早地挤满了大校场上临时搭建的看台。

  直到上场前,乙弛才接到了取消资格的通知,整个人瞬间僵住了。

  陪着兄弟的白凌羽一把抢过通知,仔细看了几遍,猛地拽住了书吏的衣领:“违规?哪里违规了?”

  “双人赛,他参赛的人数不够。”

  “不够还不行?之前怎么不说?”

  书吏的腿不争气地哆嗦了起来,支支吾吾地避开了小夜炽烈的眼神:“这,这是合议后的结果……”

  白家小爷不管那套,把书吏推到了告示牌前:“自己念!比赛规定选手上场的人数必须是两人了么?只是说报名后不得换人,可没说不能一人出战吧。”

  “白家少爷,这是九老堂和仲裁最后确定的结果啊。我只是通传一下罢了,这事我哪做得了主。您何必难为我啊……”

  大校场另一头的后堂里,也有人在吵吵嚷嚷。西大营来了个羽林军偏将,非要昨日被击败的两个校尉替补参赛。

  被吵得脑仁疼的魏主事干脆撂下了脸:“如果这样的话,之前乙弛参加的比赛成绩应该都无效。要不校尉们和双胞胎秘术师先打一场?”

  只会直线思考问题的将军一时绕不过弯,听说要跟那两个怪胎再打一场,涨红了脸吭哧了几句,也就不再提了。

  白凌羽还待再去后堂争辩,走到一半却正撞上了自己的亲娘。

  大帅夫人昨天晚上才知道,小乙参加了两个项目。今天早起就兴冲冲地到场给两个儿子助威,没想到一上来就遇到了这么堵心的事儿,当时就立起来眉毛。

  不过沉吟了一阵后,夫人冲孩子们挥了挥手:“不争了。最后一天是五人赛对吧。到时候你们几个一块上,干他娘的!”

  夫人貌胜妙龄少女,而且气势干云的英姿加上随口而出的脏话,让芳邑小伙伴们无比亲切,仿佛他们面前的是阿慈姑姑一般。

  柏夜痛快地应了声好。

  他一直担心小乙单打独斗会出什么危险,现在的结果是最理想不过的。而五人赛大伙一起上阵,彼此互相照应,还真不怕任何对手。

  “夫人,您看这样:我居前,小白居中保护大小师姐,乙弛殿后,这样行吗?”

  “时间充裕得很,你们自己磨合去。不行就我上!”

  乙弛也是个痛快人。事已至此,可干娘一句责怪他私自惹祸的话都没说,反倒招呼大伙一起出战。除了感激,还有什么可说的。

  于是他拍了拍柏夜的肩膀。小夜会意,兄弟俩搂住了气鼓鼓的白凌羽,连推带搡地引众人回到看台。毕竟一会儿小白还要比赛呢。

  贵宾席上。风姿绰约的大帅夫人,活力四射的江家大小姐,和温润可人的帅府小姐,构成了一道极为吸睛的美丽风景。

  而美人们身后站着的乙弛和大小师姐,还都是新晋的六段高手。

  看台左右,热辣辣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他们,窃窃私语也一直没停过。

  “就冲他们这模样长相,也得支持他们啊……”

  “可惜了,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在瞎搞什么,竟然被取消了资格!”

  “说起来九老堂一直是墙头草,这回怎么出头跟丞相顶上牛了。”

  “啊?怎么会呢?”

  “你想,九老堂的六段高手,和大帅府的小公子组队报名。就算那弟子没上场吧,可单凭小公子一人就把丞相的两员爱将打掉了,这不是更难看么。”

  “不止打了丞相一人的脸啊……还有大皇子呢。”

  “是呢!这真的作死了,难怪会找茬剥夺了他们的资格。”

  “这风向要变啊。一直左右逢源的九老堂也公开站队了,你看那小妞,她可是是江家人。三家公开站一起了。看来,真打起仗来,还是大帅那边权势更盛。”

  “所以大皇子才要……挂帅出征?”

  “你俩不要命了,还不闭嘴。”

  大校场边上,等候得不耐烦的四皇子,一直在派人催促后堂抓紧搞定双人赛。

  实际上,四皇子根本不在乎后堂的仲裁是否公平合理;也不在乎大帅义子到底该不该取消资格。他脑子里想的,只是赶紧上场,对上白凌羽。

  最终,乙弛本轮的对手顶替进入了四强。这样一来,双人赛四强里竟然有三组都是九老堂的秘术体术组合。

  不过,九老堂的选手个个都是无心恋战的。堂主布置给他们的任务,是设法保着丞相府拿第一,可不是自己去争胜的。

  三组选手草草应付完比赛。丞相府派出的另一组秘术师,如愿摘走了双人对抗赛的桂冠。

  大校场终于腾了出来。

  万众瞩目的单人对抗六强战,就要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