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拨他心弦的小仙女 > 54.第五十四根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看书啦] https://www.kanshu5.la/最快更新!无广告!

    开学第二天, 时弦恢复了在学校的作息,五点半起床, 背一会单词去食堂吃早饭, 吃完去教室。

    她今天背得格外的快, 从宿舍楼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六点,远处的天际黑蒙蒙的, 近处的景物也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灰色轻纱里。

    时弦垂着脑袋往前走了没几步, 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若有似无的脚步声。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过去, 视线落到来人身上的时候, 她微微发愣。

    顾寒晏正朝她走来, 见小姑娘呆呆地伫立在原地, 他勾了勾唇, 黑眸里泛着揶揄的光芒:“怎么不走了?难道又被我吓到了?”

    时弦站在原地没有动, 干净如水的鹿眼眨了眨,朝他无辜地笑了笑,一排小白牙白净又整齐。

    这个人记性怎么那么好?

    他不说她都快忘了上学期平安夜那天发生的事。

    时弦脸颊稍稍发烫, 她还在发呆, 顾寒晏三步并两步, 走了过来,将她整个人团团抱住。

    小姑娘今天没戴围巾, 他的手伸进她毛衣的领子里, 捏了捏她的后脖颈, 最后又落在她的后脑勺上, 轻轻地将她的脸按在了他敞开的胸怀里。

    顾寒晏狭长的黑眸微眯着, 神情带着一丝丝满足:“早上好。”

    时弦张开双臂,环绕着他的腰,脸颊在他好闻质地又柔软的毛衣上蹭了蹭,她闭上了眼睛,声音闷闷的:“我好想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你呀。”

    顾寒晏身体有几秒的僵硬,眼眸里的浓墨浓重了些,他胸腔微微震动,声音无比轻柔缓慢,带着三分缱绻:“小弦儿,我怎么觉得过完年你的胆子大了不少啊,都想和我睡在一起了?

    时弦红着脸,她挣扎着往后退了一点,仰着脑袋看他的喉结滚动,弱弱地解释:“谁……谁想和你睡在一起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每天早上睁开眼看到的是你而不是英语单词书多好……”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感觉自己越解释越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既视感。

    时弦咬了咬唇,脸都急红了,软糯糯的声音轻颤:“我真的没想和你睡在一起呀,我不是那种轻浮的人……”

    顾寒晏忽的倾身,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脸上,他侧头吻了吻她的手掌心,低低地诱哄道:“来,小弦儿,别害羞,说说你想对我怎么轻浮?或者你直接做给我看看……”

    时弦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手腕被他牢牢地抓住,她怎么也挣开不了。

    她吸了一口气,声音极低,轻不可闻:“……那你把眼睛闭上。”

    顾寒晏眸底的情绪疯狂的翻涌了一瞬,顿了一下,他慢慢地闭上眼睛。

    时弦眨了眨眼睛,柔声道:“顾寒晏,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顾寒晏没有睁眼,薄唇微微翘起:“不行,你轻浮完了我,跑了我找谁负责去。”

    没等时弦接话,他刷的一下睁开眼,桃花眼里全是促狭:“更何况我一放开你就会跑,是不是?”

    时弦摇头,认真地说道:“不是。”

    顾寒晏挑了挑眉,放开她的手。

    时弦心跳瞬间加速,她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隔了几秒,她踮起脚,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唇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她闭上了眼睛,轻声呢喃:“顾寒晏,我们一起快点长大吧。”

    然后一起走完这一生。

    *

    三月底,距离小高考结束已经半个多月了。

    一中校园里绿意盎然,实验楼前面的各类花卉开的正好。

    时弦现在早上起来外边的天光都已经大亮,她也不在宿舍背单词了,和顾寒晏一起去食堂吃过早饭,两人就去实验楼附近呆一会儿。

    时弦一般都是背单词或者背课文,而顾寒晏就去操场跑跑步,有时候他还会拉着她一起跑。

    高二年级的五校联考定在了四月上旬,步入四月份,时弦开始紧张起来,每天恨不得一起床就去教室看书,早上不肯再浪费时间去实验楼看书。

    顾寒晏为此不太高兴,现在不是冬天,住宿生一个比一个起得早,而且个个还恨不得叼着早饭来教室看书,他和小姑娘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小姑娘对他的情绪变化浑然不觉,最先发现他不对劲的还是他的舍友。

    顾寒晏的两个舍友都是文科三班的,和一大班子女生呆久了,细心程度令人发指。

    周四早上,正好轮到文科三班值日,顾寒晏其中一个舍友就负责站在教学楼底下抓迟到的人,他看到顾寒晏从食堂方向过来,有点惊讶地问:“大佬,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啊?你怎么都不去实验楼那边遛弯了?我以为你每天都会去的说……”

    顾寒晏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我什么时候去遛弯了?”

    “上个星期好几个早上我都看到你从实验楼那边往教学楼走呢。对了……你不是去遛弯那你去干嘛了啊?”

    顾寒晏心情不佳,寒意凛冽的眼神跟刀子似的,他皮笑肉不笑地开口:“捉兔子。”

    说罢,他抬步往楼梯口走。

    他舍友有些懵圈,实验楼那里有兔子吗?

    他追在后面“诶诶诶”了三声,见顾寒晏不再理他,于是转头跟一同值日的同班同学说:“他是我舍友,你们不准记他名字啊!”

    同班同学:谁敢记顾寒晏的名字啊,我就算是写个兔子上去也不会写大佬的名字啊……

    顾寒晏回到班上,一眼就看见小姑娘脊背挺直在认认真真地写试卷,他烦躁地拧了拧眉。

    他在门口站了两分钟,时弦都没有发现他。

    他直勾勾地盯着她光滑细腻的脖颈,心中有一个冲动,想冲上去问问她到底是学习重要还是他重要。

    顿了顿,顾寒晏舌尖沿着上排牙齿转了一圈,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会吃学习的醋。

    他走到位置上,大刀阔斧地拉开椅子坐下来,随便从抽屉里抽了一本书,心不在焉地看着。

    时弦听到动静,笔顿了一下,她想到昨天发下来的数学卷子还有一道大题没有弄明白,忙从数学错题集里翻出那道题,轻轻地拍了拍顾寒晏的胳膊:“你能不能教我一下这道题怎么做啊?老师说的太快了,我没有听懂……”

    顾寒晏偏头看了一眼时弦,发现她根本没在看自己,他心中的戾气不断地翻滚着,眸色深深,声音清冷:“嗯。”

    他讲得很快,时弦依旧听得似懂非懂的,她刚想抓着某一步继续问的时候,一抬眼发现了对方脸上的不耐烦。

    她愣了一下,忽然忘记了自己刚刚想问什么,下意识地轻轻说了一句:“顾寒晏,对不起。”

    时弦知道,他肯定是觉得自己麻烦了。

    站在他的角度,她能理解。

    他自己也要看书,甚至他也有不会的题目,然而她却只能占用他的时间去问自己不会的题目……

    时弦眼眶微微泛红,她抿了抿唇,抓着自己的错题集侧过身坐好。

    顾寒晏没听清她说了什么,刚想问她听懂了没有,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发现时弦已经转回身继续写她的物理卷子了。

    和他说一句别的话的功夫都没有。

    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在脸上映出一小片沉重的阴影,他垂下眼睫,锋利的视线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书。

    隔了片刻,他低低地呵了一声。

    *

    新学期重点班学生的考试位置重新调整了,时弦还是留在本班考试,她的同桌还有杨三朵都被分到了隔壁班。

    考试时间是周四和周五两天。

    第一场还是语文考试。

    早自习下课铃声一打响,同学们纷纷收拾好书包去对应的考场。

    时弦瞥了一眼顾寒晏,他们俩已经整整一周没有说过话了,平时两人都忙着看书复习,连眼神交汇也没有了。

    他依旧没有看她,随手抓过一支签字笔,就径直走向了门口正在等他的贺佳年。

    时弦盯着他淡漠的背影,眼睛里渐渐蒙上了一层水汽,她眨了眨眼睛,拿着书包慢吞吞地走到考试座位上。

    她咬了咬唇,指甲用力地嵌入了掌心,逼迫自己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考试上面。

    两天的考试时间一闪而过。

    周五考完试,时弦和杨三朵去食堂吃完晚饭,正想回宿舍休息,杨三朵却不肯。

    “弦儿,我肚子好撑,现在回去我只会躺床上看动漫,我们去校园里走一走吧,就走一会会儿,行不行?”

    时弦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手机,纠结着要不要发个短信给顾寒晏找他谈一下,她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可以呀。”

    两个小姑娘沿着学校的林荫小道慢悠悠地晃着,走了一会儿,杨三朵忽然偏头看着时弦:“弦儿,我觉得这样还是不能减肥,咱俩再去操场跑两圈吧?”

    时弦:“……”

    两人正要穿过实验楼前的小道去操场,时弦就听到前方传来周明昊熟悉的大喊声:“我最爱的阿晏!你别走啊,操场上那么多漂亮的小姑娘,你不想看看吗?那大长腿,那火辣辣的身材……你真的要回家吗?晏啊!你就看一眼吧!”

    周明昊扭头瞪了一眼不作为的陈天南:“你倒是说句话啊!”

    陈天南朝他摇了摇头,下巴点了点时弦的方向,轻声说道:“人来了,你可闭嘴吧。”

    杨三朵拍了拍时弦的肩膀:“弦儿,我肚子疼,我得先回宿舍了……”

    时弦咬着下唇,微不可查地蹙了蹙眉。

    她还没有想好要和他谈什么啊……

    她的声音轻轻的,听不出喜怒:“朵朵,我和你一起回去吧。”

    杨三朵连忙摆手:“别,宿舍厕所总共就两个坑,你别想跟我抢。”

    说罢,她意识到不对劲,想了想补充道:“我要轮流宠幸它们。”

    杨三朵不再等时弦回答,转身捂着肚子,拔腿往宿舍飞奔,从背影来看像极了肚子特别疼的人。

    周明昊还想留下来看好戏,被陈天南拽走了,老远还能听见周明昊愤愤不平的声音:“你上次能偷看老贺和小青韵告白,为什么不让我看阿晏和时弦妹妹……”

    时弦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她能感受到头顶上顾寒晏的目光。

    她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明明刚开学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

    明明她什么也没做,他就忽然不理她了。

    她越想越觉得委屈,越想眼泪就止不住,越哭心脏就越难受。

    时弦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吸了吸鼻子,心道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没办法和他好好谈一谈这段时间的事情,她转过身准备回宿舍。

    从始至终,她也没有鼓起勇气抬头看他。

    然而,还没等她走一步,她就被人从背后抱住,紧接着她的身体被迫悬空。

    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时弦刚刚才忍住的泪水又哗的一下流了出来。

    顾寒晏箍着时弦的腰,一路将她抱到实验楼一楼的楼梯后面,才把她放了下来。

    没给她喘息的机会,他又将她抵在墙壁上面,一只手扶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垫在她的脑袋后面。

    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眸色暗的可怕,薄唇紧紧地抿着,看了一瞬,他俯身就要吻上她的唇瓣。

    时弦的脑袋往旁边重重一偏,她的声音沙哑又刺耳,还带着浓重的鼻音:“你别亲我,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丑死了……”

    顾寒晏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心脏被她折磨得疼痛不堪,他有些手足无措,脑袋靠在她的肩窝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小弦儿,对不起,我错了,你别哭了……”

    她的脸颊贴着他的脸颊,流下来的泪水糊了他一脸,听到他的话,身体内好像被安了一个阀门,眼泪忽的止住了。

    时弦抿了抿唇,抽抽搭搭地质问:“那你还去不去看……大长腿……和火辣辣……的身材了?”

    顾寒晏愣了一下,无奈地说道:“我去看那玩意干嘛?看你就够……”

    时弦没等他说完,想到高二开学第一天他说过的话,难受地打断了他:“你不够,你就是想去看……你就是不想要我了……”

    顾寒晏脑袋动了动,一口含住了她白嫩柔软的耳垂,说话含糊不清:“我没有不想要你。别闹了,小弦儿,听话啊。”

    时弦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身体往下滑了点,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双手缓缓地环抱住他的腰:“我没有闹呀,是你自己说你对豆芽菜没有兴趣的。”

    顾寒晏印象里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他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